梁文道曾经说过,为什么要读小说,因为读小说能让我们有机会感同身受的理解那些在真实生活中离我们非常遥远的人,那些和我们完全不同的人,如此一来,我们更有可能变得丰富、宽容、慈悲。我们因此得到自由。

 

为什么要读历史?不是为了以史为鉴指导我们现在的生活,而是更多的了解到人们曾过着怎样的生活,追求什么,厌弃什么,成就过什么,失去过什么……我们就会懂得当代流行的生活方式并不是唯一的生活方式,如今推崇的价值追求也不是唯一有价值的,我们因此得到自由。

 

为什么要广泛的读书?价值是选择者的价值。这个世界有无数的选择者,有无数的选择,通过读书认识不同的选择者眼中的价值,就会理解这些选择并不像固执狭隘的人以为的那样,要么蠢要么坏。我们因此得到自由。(至于真实……金钱、民族、宗教、文明是客观存在的吗?世界在蜻蜓和狗子眼中显然是不同的。)

 

 

罗辑思维爱讲认知升级,其实是差不多的意思。只不过道长讲的主要是认知的丰富和多元,罗辑思维则更强调认知的“高下之分”。

这很正常,商人嘛,当然要把优越感当商品贩卖出去。而道长则会实话实说,读书只不过是一种兴趣,就跟打牌下棋、跑步钓鱼一样。爱读书的人并不会比不读书的更优秀,更明智,尤其是,更成功。(前两天听一期金融博物馆读书会的音频,马云在里面推荐的五本书分别是:道德经、基业长青、历史的天空、人生、第九个寡妇……然后马云说,虽然我不看,但我喜欢买书,因为我觉得书将来会更贵……)

所以,结论是,读书无用,毕竟自由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