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珊说:“你太敏感,感情触角太多,太细腻,想太多。。。你,人,你和人这是一个系统,
你以为的你,你以为的人,你以为的你和人,是另一个系统。你这个孩子,往往在出事儿以后,
难过的并不是事情本身,而是整个这两个系统之间的纠结和拧巴。你这个小人儿。”
以及这以外的许多。我们几个,在别人难过时会称呼对方:“你这个小人儿。”
特别好~特温暖。

她从前认真看着我说:“你要相信,我是这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虽然我常常不说出来。”
她总是得意洋洋的强调这句话,其实我一直都信。
她说的都对,关于我,她从来都对,只是她常常不说。

我还是认真的在想,沉下来想,我哪儿错了。
我想我知道个大概其了。
怎么可能没错呢。

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