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男)曾问我借书打发时间,我拉开抽屉,最上方是夏目漱石的《心》,就随手抽出来递给他。过了几天,他一脸疑惑的来问我:你借给我的那本书,“我”是个同性恋吧。我虽然表情平静的反问他为什么会这么想,其实内里已是惊涛骇浪,“你也太敏锐了吧!”这句话时冲到喉咙又被生生咽回腹中的。我YY《心》很久了,但是一个很少碰书本,不知BL为何物的男性居然能从字里行间看出“我”对“先生”的感情非属寻常,夏目漱石恐怕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写了一个颇有耽美暧昧氛围的小说吧。 08年发售的DRAMA版《こころ》,对原作删该得当,在“先生与我”、“父母和我”、“先生与遗书”三个部分里重点突出了“先生和遗书”的一节,“我”对“先生”爱慕而不自知,“先生”对“K”爱慕而不自知,“先生”对小姐的妒忌被自己误会成对K的妒忌,以及“先生”发现K的自杀时人性自私面的展现(呃,也许上述80%是我的脑补)。速水奖的“先生”,让人感受到一个“哀莫大于心死”的中年知识分子的印象;MAMO的“我”,年轻的声线接近本色出演;而石头演绎的K和看小说是K给我的印象出入颇大,但是石头展现出了K身上固执又天真,满腹经纶又不通世故,意志坚强又精神脆弱的特质,彻底的说服了我。《青之文学》对《こころ》的读解也颇为大胆,撇开K太惊悚的人设,JQ还是有待发掘的~~ 所以,在新作的新作DRAMA里陡然瞄到《新説 こころ》而且大喇喇的划入非全0,俺当即拍着大腿笑出声来,经历一番名作全男演绎版的缓冲后,11区的人们更进一步,终于把名作推下海了!!   第一轨开头,就是一场火热的濡れ場,“我”非常干脆的推了“先生”,“先生”也深情款款的表示:其实人家是一见钟情啊~~ 往后听越听越失望,“先生”把K和“我”的身影重叠了起来,回忆里先生和K加上小姐的一段三角恋,后面先生和“我”则完全真空进行,轻而易举就把这个故事变成了一个庸俗的爱情故事,我听得只想吐槽写脚本还处于任何事都能联系到情爱的年龄的人么? 原本,“先生”不是一个单薄的角色,是个无法用一句话来概括,呈现多面印象的人,他由理想步步走入现实,步步承受来源于生活的苦痛:叔父侵吞他的财产让他看清世人在钱财面前暴露出的丑态,从此不再相信亲情;与小姐相恋过程中眼看女人以婚姻为筹码精心经营,从此对爱情持怀疑态度;而K的死,最直接的原因是“先生”对友情的背叛,“先生”看到了自己的卑劣。于是,他由一个正直淳厚的青年变成一个无法相信他人、也无法相信自己的“无用之人”。而他的友情和爱情,正是在他的一手策划下崩坏,K的死是K与人世的诀别,也是“先生”与人间的诀别,他从此陷入自我厌恶情绪中无力自拔,悲观厌世的情绪最终让他在绝望中选择了自杀。人类的情感是共通的,“先生”这个人物,很多人都可以在自己的感情里感受到与先生的共鸣。但是到了这部DRAMA里,这种共鸣,是找不出半分出来的。有的只是司空见惯的情爱瓜葛,似是而非的叙述,而莫名其妙的HE结局。   其实名作剑走偏锋,用新的手法捡起听得耳朵磨起茧子的老故事也可以讲的很有趣。比如之前的全男版名作系列就很不错。《仲夏夜之梦》开了个好的头,这个用路西法多的话来说是【双性恋的妖精王,为了抢走爱好幼儿的妻子的宠爱少年,而对属下的妖精下达了秘密命令。结果因为妖精太过于无能,所以卷进了若干无关的人类男女,从而造成大混乱的故事。让人类男女进行恋人交换也就罢了,对自己的妻子下达暗示让对方进行兽×的话,未免实在有些过分——】的故事,只是把莎翁戏剧中两个女主角让野岛健儿和樱井孝宏来出演,听那些熟悉的声音用女性语气,随时随地神经亢奋似的发誓赌咒,而男性角色甚至会突然吟诗作赋,效果超爆笑啊。《竹林中》的结构实在是独步天下,DRAMA改编时干脆只借用结构和故事主线,重新构筑的一篇BL三角恋不仅颇有原作神韵,中村悠一和安元洋贵两个人的独白甚至让我感动不已。而这部13L版的《心》,故事情节、情感发展和声优表现,都没有什么打动人之处,脚本应该负最大的责任。 EG名作的作品不少,把名作搞成13L,这个还是首发(危险系列等无量抓马EG的大量童话不算的话)。模仿之作,刻鹄不成反类冢,倒也无伤大雅;画虎不成反类犬,那就贻笑大方了。
最好玩的部分是在FT里,森森和平子讨论到既然已经做到这个地步,就干脆做夏目漱石全集吧,下一个预备惨遭荼毒的就是——《我是猫》。我想象了一下这张碟,于是又笑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