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神的诗篇


No.1

我还没有脱离人形,
需要搭乘电梯落在地面,借助飞机飘向上苍,
这是在人间最痛苦的事,
你被脆弱的肉、坚硬的骨头紧紧包住,无法像风一样自如。

来到这个世界,你会患上洁癖,
却找不到一个干净的立脚之地,
正如被爱牵绊、被恨左右,
所以我在此处的一生,永远不伦不类。

尽管不会迷路,懂得从历史中翻出无数骗人的教案,
但我从不曾成功地做一个真正的人,
这正义的梦想,更像来世一样可疑。

在人间,我找得出的同类不是在醉酒,就是伪装成精神病人,
醉酒的从杜康到红花郎千秋不醒,装病的在元老院里越活越来神。

我们像暗藏的流行病毒,
怀着一团坚韧的魂,在地球的翻转中寄生到今时今日,
我只是其中之一,用过了无数的躯壳之后,
仍然无法与人兼容,无法和所有的生物兼容,
生和死,无非是入窍和出窍,我没有更高的境界赋予尘世。

201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