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正因为2009的无畏无惧,才有2010的硕果累累。 

这一切,都依靠勇气。决定孕育,是最大的勇气。这虽然不是保留或延续婚姻的美策,但却是我作为一个女人做过的最好的决定。

为人生重要性排序时,血亲,毫无疑问,是排在第一的。那么,丈夫这回事,就是相伴,能走多远走多远。愉快可以,隔阂可以,大事讲原则,小事讲风格。而生一个孩子,我发现,我和这个世界有了真正的联系。

在此之前,可以走遍千山了无牵挂。一个人游荡,很High。随性,随心意。
在此之后,为了一个小朋友的福祉,我会吃健康食品,规律作息,常常挂微笑在眼角眉梢,和他厮磨更多的光阴,选择更高收入的工作,更投入公益,更关心社会正义,更悲悯那些流离颠沛的人——都是父母生养的血肉之躯,何以不得温暖。 

走过的路

去过次数最多的地方,是江湾湿地。 

见过的人

已经没什么新鲜的可以写一写的人了。老朋友最好。

纪念的事

工作很理性,受到很好的培训,诸如柯维的《卓越领导力》,有豁然开朗之感。
译书出版。有人挑刺,也有人说好。都不重要,并不是自己找来热望着要翻的东西。稿费一万元,都散出去了。

读过的书

《窗边的小豆豆》。这书太有名。第一次读,很喜欢。孩子很奇妙。推荐给溜达。
《目送》,温婉中的那抹伤感,挥之难去。读后想给父亲写封信,但无从下笔。

孩子出生,得到无数祝福。尤以成都亲友团为最。梅梅,惠,还有周的心意,满满当当。这些东西在手指摩挲之下,时常显出动人的光泽。有时候,我想,本来应该很绝望的人生,有了这些朋友,就变不同。洁在年初时在龙泉驿看房,可惜赶上限购令,果壳里的城失之交臂。想到成都,就有欲望继续生活。和朋友们在龙泉看桃花,在农家乐里吃新鲜菜,总有说不完的话,何况有那么漫长的一生可以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