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算是服了现在的媒体了。这半年的媒体采访和写我的文章不是胡写八道,就是写错。这一期《时尚先生》的采访,明明我书里写的是“我喜欢猫,讨厌狗,因为狗低级,经不起分析。”偏偏被他们写反了,说我喜欢狗,讨厌猫。靠!照抄还能抄错了。

真是冤枉死我了!我太讨厌狗了,这么关键的喜好还被他们给写反了。

很多时候,看那些写我的破采访文章,真是好气又好笑,那个在媒体上被他们写成那德性的姑娘是我吗?每个杂志和报纸,都根据他们的娱乐需要,想出各种招数写我,为了娱乐读者的口味。

有时候,我在想这群媒体人是不是联合起来整我呢。说起来都是好心,可出来的文章,品调低俗,还张冠李戴,老出错,真是没法阅读。能把人气个半死。

我还是好好写我的东西吧,让一切烦心事离我远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