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08年的新年贺文,其实是由某作业改编的~
最近会把下发上来~~

执念

 

世界上没有偶然,只有必然。

 

征士很频繁的看表,难得的假期,他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个上。

朱天坐在桌子对面,低着头,摆弄着铐在手上的手铐。

他过几天就要上庭,很显然情况对他很不利,即使他花了大笔银子请了征士这个王牌律师。他甚至有些绝望了,他这辈子是栽到女人手里了,他因为一个女人去走私枪火,然后被另一个女人推入监牢中。

他抬头瞄了一眼征士,对方正微低着头半垂着眼对着手表皱眉头,朱天别过脸暗骂了一句。视线飞回征士的脸上时,征士刚好抬起头笑盈盈地对着朱天。很快,征士意识到这个表情是和现在的气氛多么不和谐。

 

“我会认罪,你帮我争取减刑。我知道你有事,走吧。”朱天扔下这句话就抬屁股往回走。

征士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含带疑问的‘唉’,因为几乎是同时,征士的电话剧烈的震动起来。

刚接通就听到当麻的嚷嚷声,“到底还要等多久?我都快变望夫石啦!”

 

出了看守所的大门,征士掏出根烟,然后伸手去兜里摸火机的时候电话又震了起来。征士皱了下眉,点上烟,接电话。

 

“当麻,就快到了,别催了。”征士没等对方说话直接说。

 

电话里传来男人的笑声,“羽柴君就这么心急吗?”

 

是阿留比斯,征士的好朋友,在征士出道的时候帮了不少忙。

 

征士笑着说,“还以为你移民火星呢,大半个月不见人影!想找你喝酒太困难了。”

 

“你给我半个钟头,现在很想见你一面!老地方。现在能过来吗?”

 

征士看了一下表,1013。“明白了,等着吧!”

 

征士挂了电话后给当麻打了个电话,脸上上一秒还笑盈盈的表情瞬间变的苦大愁深。

 

“当麻啊……我的车坏了,你还得再等我两个小时。”

 

这是因为这两者之间有点不能提的关系,征士没出道之前阿留比斯追过他好一阵子,要是当麻知道征士翘掉约会和阿留比斯见面,一定会抓狂的。

 

 

 

 

朱天回到自己的单间中坐下,看墙上的表,这样分分秒秒的挨着时间让自己分外疲劳。

 

警察过来走把门锁好,另一个警察走过来,开铁门。

“你老婆来看你了。”

 

迦游逻握着朱天的手抽泣。

她的脸上还带着单纯和书卷气息,她被朱天保护的很好。她不知道那些供她到国外念硕士的钱是怎么来的,在很大意义上来讲,她只是个小女人,念了很多书的小女人。她已经很久没见到自己的丈夫了,她有很多话要和他说。

谈话中迦游逻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然后抬起手,看了一下手表。

11点了。迦游逻的皱一下眉,像是很焦急的等待某件事的发生。

 

征士看着从自己坐定就一直在看着自己不说话的阿留比斯,有些难过。阿留比斯消失的这段日子过的并不好,能看出来。

之前的他太过绅士了,现在又落魄的让人难受。阿留比斯脸上的胡子茬子有些发青,征士有些恍惚的伸出手,想要摸一下。

但手停在半空中,征士觉得自己现在实在是没什么立场这么做。

手,被阿留比斯握住了。

然后抓牢贴上自己的脸。

“我没事。”阿留比斯说,“别用这个眼神看我,我会忍不住想把你抢回来。”

阿留比斯的眼神平静的像湖水,却足够淹死征士的了。

手抽回来,低头看表,已经11点了,当麻还像望夫石一样等着自己呢。

征士最终低下头,再抬起时已经恢复了职业性的笑容,“你找我有什么事?”

 

娜斯蒂也在看表,频繁的。她约了警察局的秀一起聊朱天的案子,她是这个案子最重要的证人。

她要迟到了,所以右脚开始踩油门。

 

“我知道朱天的案子你不想接,但你毕竟接了。”阿留比斯说。

“我知道,我会尽全力。”

“听说案子中有个证人很麻烦,没有她你就会赢。”

“柳生娜斯蒂,是她拿到了朱天的帐本。”

阿留比斯忽然把脸凑过来,“你在律师界才站稳脚,不能输。”

征士明白了,就像阿留比斯做的那些事一样,他又暗中做的手脚。

黑道的方式。

他唯一不喜欢的方式。

 

征士苦笑了一下,这也是他离开阿留比斯的理由。

阿留比斯总是在他的势力范围内帮征士解决一些麻烦,不管征士是否需要,这在征士眼中,已经等同于不相信了,阿留比斯不相信他的能力。

 

拿起咖啡一饮而尽,起身离开。

 

然后拿出手机给当麻打电话,拿手机的时候,征士习惯性的看了眼表。

1115分。

 

1115分,迦游逻又看了一眼表,朱天有些生气了。

“你也着急?你也有事?”

迦游逻温柔的笑了,“没事。”

迦游逻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心中想:孩子需要爸爸,所以你不能坐牢。

 

当麻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男人发愣,因为同样是站在这里很久的自己已经换了无数个造型,对方却像电线秆子一样一动不动。军人?或是警察?

这个当麻的新乐趣没有继续延续下去,‘电线秆子’的电话响了,他动了一下——接电话。

下一秒,当麻的电话也响了。

“喂,秀吗?有的路塞车,我绕了路过来的,还有10分钟的路程。”

“知道了。”

当麻对着电话哼哼,“你快一点吧,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我难得起大早,什么都没吃啊。”

当麻听着征士在电话那边正要说什么,话听了半句,就被身后的尖叫声打断,回头看去,‘电线杆子’惊恐又激动的拿着电话大喊“娜斯蒂你怎么样了。”

当麻撇了下嘴,把听筒放在耳边,听筒里面却传来以挂断的“嘟嘟”声。再回打过去,已经关机了。

 

娜斯蒂让车子保持加速,这条路上没什么人,在刚才转向的时候,娜斯蒂发现车子有些不对。她把蓝牙耳机带上,给秀打电话。说完事,娜斯蒂刚想挂电话,看到不远处有个人拿着电话想横穿马路。

这个距离已经必须刹车了。

踩刹车,没反应?

怎么会忽然没反应!!!

娜斯蒂开始拼命按喇叭,但,喇叭也没有任何声响。

这时,已经没有任何时间转向了。

于是开始大声呼喊:“快闪开!!!闪开!”

征士听着当麻在电话那边哼哼饿,露出淡淡的笑容,“等我一……”

“会”字还没说出口,征士向左转头,汽车已近在咫尺。

手机被抛起,然后重重的摔在地面,碎了。

任何变故都会影响着我们的生活轨迹。只是,当变故刚刚发生的时候,我们一无所知,但它最后会变做猛兽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