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凌晨
反复听 she

昨天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奇怪到很多人都出现
奇怪到我都觉得很正常

想想小时候天不怕地不怕
年纪越大越害怕一些莫须有的
年纪越大胆子越小
杂念越多让自己害怕自己

昨天半夜心血来潮重看《四月物语》
因为熬不过 睡着了
今天坐在床上
红伞下的松隆子很美也很清纯
《情书》看了几次也没看完

周四青年同学经历重重波折买到《东邪西毒-终极版》首映的电影票
谢谢这位一直给我鼓励的好同学 呵呵~
表扬是必须的
很开心

是心境还是阅历
我开始慢慢懂得这些影片传达的意境
潘老师 我真是后知后觉啊~

我讨厌一个人在家
不敢入睡
每天开灯 开电脑
等到脑袋不再运作才能入睡
我讨厌每天做梦
让我回忆辛苦又可恶的感觉

今年的第二次聚餐 周五却只有4人
韩国大烧烤 
娘娘要休整 乌镇 
周三的新旅程 希望能顺利
童同学下周回北京
也许我已不在

我想骑脚踏车 穿长裙 白色球鞋
我想重回校园 享受青涩的爱情
我想在樱花飞舞的小街上漫步

Y先生 我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