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到《拿来主义》,说到杂文的背景只要从文章本身去找即可。于是想到,深刻的阅读方式应该是能够通过文本,读出其背景,这样也就知道结论之所由,那么书也就不会读傻掉。那种顽固不化,不知时变式的阅读乃是由于只记住一个结论,而不记住一个整体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