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能穿透别人的孤独*

在我们现实生活中,试图以各种方式来消除陌生人的感觉,因此我们创造出各种仪式,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结婚,婚姻是什么呢?婚姻只是一种仪式,为什么要有这个仪式呢?因为他们想要去抛弃那个陌生的感觉,所以就创造出一个桥梁。

而那个桥梁从来就未曾创造出来,他们只是想象说现在一个是先生,一个是太太,但是他们仍然是陌生人,他们也许一生都会生活在一起,但他们还是保持非常陌生的程度,因为没有一个人能穿透另外一个人的单独。

惟有当你能否穿透进入我的单独,或者我能够穿透进入你的单独,这样才能保证我们不是陌生人,但就存在性而言,那是不可能的,我们能够尽可能地亲近,但是当我们变得越亲近,我们就会觉知到那个陌生,我们就能够看的越清楚。

*只有懦夫生活在未来里*

不要去想为未来生活是最大的勇气,只有懦夫才生活在未来里。人类的过去都一直很怯懦,他们并不是生活到现在,而是生活在未来,他们认为“一切必须发生的都必将在未来发生”。

由此我想到,渴望爱情的女子,总是希翼自己的郎君如何如意,却不曾这恰好倒转了车轮,倾轧了自己。找如意郎君是大多数女子的毕生希望。因此很多女子就生活在那个希望里,也死在那个希望里,然而他们所等待的却从来没出现。

*别试图真正爱上一个人*

这是一个为人所知的认识:你爱上一个人,但你没有爱上一个真正的人,你只是爱上一个你想象中的人,当你们不在一起的时候,当你从阳台看到一个人,或者当你在海边跟那个人碰面几分钟,或者在电影院里手拉着手,你就开始觉得“他们是天生的一对”。

没有人是天生的一对,你只是一直将越来越多的想象无意识地投射在那个人身上,你在那个人的周围创造出某种气氛,他也在你周围创造出某种气氛,每一样东西似乎都很美,因为你使她变的很美,因为你在对她做梦,你在避免那个真相,而你们两个人都试着以各种可能的方法不要打扰到对方的想象。

所以那个男人就按照那个女人要求她的方式来躬行,所以那个女人就按照那个男人所理解的方式来躬行,但是只能够这么做几分钟,顶多几个小时,一旦他们结婚了,那么再继续伪装下去就变为一个重担。

*你是你唯一的老师*

永远记住这个生命法则:如果你崇拜一个人,有一天你会对他行将报复。

不要被别人控制,不管他的意图是多么的良善。你必须保有你的独立自主,不要听命于那些意图良善的人,那些一直在做好事的人,那些经常在劝告你要成为这样,或者那样的人,听他们讲,然后谢谢他们。

他们原本不想造成伤害,事实上却常常会造成伤害。一旦你接受了自己,你就能够接受别人,因为你会清楚你有一个很深的洞见,他们也有很深的毛病。

*快乐地活在当下*

有一件要彻底记住的事情是:当你觉得很好的时候,当你处于一种狂喜的状态的时候,不要企图让他成为你永恒的状态。

要高高兴兴地去享受那个片刻,要尽可能高兴地活那个片刻,同时也要清楚地知道,目前它来,但是它终将会走,就好象威风吹进你的屋子,带走所有的芳香,然后从另一个门出去。

当你开始要使你的片刻变成永恒,你就开始摧毁他们了,当他们来临的时候,你要感激,当他们远离的时候,你同样要保持感激,

即使在痛苦之中,你也要记住,他不会成为永远,他终将会过去,所以不要过分被他所打扰,要泰然自若,如同白天和黑夜,勇敢的接受你所遇到的所以事情。

活在当下,接受所有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