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的情况——在家一天,却没有打开电视。友人相邀却不想出门。

我说过我会尽量保持看起来正常,我都快把自己骗了。书架上曾经安心给“未来”准备的东西被自己磨蹭到了迫切想“用掉”的今时今日,花了太长时间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但做的事情似乎还是错的,一个怪圈,兜兜转转,想出去。

现在不警醒的时候就会自抽耳光,有时候打的还是不够狠。万里长征刚开始就松懈的自己有时候真想拿把枪自行了断或者拿把刀从太阳穴扎进去!虽然有所调整,可调整的远远不够;想要看起来正常,可别人还是能感觉到变了;自己看到很多可以挤掉的水分,可还是坐等时间浪费…

我觉得自己并不奢望周末坐着长长的火车况且况且况且的到山里去玩,更希望在一切过去后淡然的坐在城里告诉后辈选正确的路给他们帮助;像说别人的故事一样说自己的经历;平静的告诉朋友为什么我曾经有一阵是这么的不正常;每天信手拈来的话语其实一直像把钢刀反复切割我的心,那些悲剧看起来就好像已经是我全部的未来。

我真的会有感谢30岁前遭遇了人生低谷的一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