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接近零度的房间里,敲打着键盘。我说过,放假了,我就认真的码字。

我说过的话,我一句都没忘。

很好的朋友在QQ上碰到我,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说我今年不回去了。他说哦。第二天我收到他的邮件,他问,你年前能到家吗?我说我不回去了。今天他发短信问我,到底什么时候回去。我说我真的不回去了。他说我很想你,再不见一面,下一面就真的不知道是几年之后了。我沉默了,我怎会不知道这一别,将是几个春夏秋冬的轮回;我怎会不知道这一次不见,再见将是有多难;我怎会不知道这一次的停留,想念将会有多么难熬。

我的好朋友们一个个的发了火。鹏说你他妈的在成都混甚么混啊,不好混就回来啊。岩说你就真的不想再见这帮人一面吗?哪怕就再见一面啊。宝说,我想你,做梦会笑,醒来却哭。雪说,这么大的人,怎么就这么决定了不回来了。欧说,你个贱人,你也不算算咱一年能见几次啊。我妈妈说,儿啊,回来吧。妈妈想你。我爸爸说,你真不回来吗?可是你妈想你啊,我也想你。

你们的爱,对我来说无比珍贵。可是你们也要知道,我作出这样一个决定心中是有多少不舍。几年前的我,还是一个腻着你们的孩子,几年后的我,虽然只是加速度成长,可是却懂得了自己该对自己每一个决定负责。要我舍弃哈尔滨那短短的春,长长的冬,宁静温和的夏和多愁善感的秋,我又是几番挣扎。

我不该回去,我不能回去,我已经回不去了。

绵长而柔软的爱,如今已经是我身上的命脉,在我的身体里蜿蜒爬行。不用担心,你们给我的命脉,已经撑得住这幅筋骨了。爱是平衡的,你们有多么想念我,我就有多么想念你们。你们有多难过,我就只会是难过加上难过。面对着未来,工作的机遇,生活的机遇,人生的体验,我想我必须有所取舍。一个朋友说,如果我不在三年内买房,五年内买车,就要揍我。可是那些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要一点点地累积,一点点地争取啊。不舍,怎么会有得。

我说过,该放手的不放手,终将死在手里。你们的爱如同保护,不放手继续纠结,我终将死在这个残废的社会里。这些年来,幸好有你们的陪伴,我才安稳的活了一十几年。但今后的一十几年,让我活吧,让我走吧,让我飞吧。

我会始终在你们可及的地方牵挂着你。
飞不远了,走不动了,活不下去了,我才能回来。

image

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