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编辑一篇文章,发现校对老师把“佐料”改成了“作料”。我大吃一惊,走去她的办公室,问:他们啥时给改的啊,也不通知我一声。

交代一下背景:我国有一个神秘机构,专门负责汉字的来回改动,以证明自己的存在必要性。举个例子,“林荫大道”被他们改成了“林阴大道”,后来又给改回了“林荫大道”。据说有很多群众对此改动特别有意见,因为稍一走眼,就把“林阴大道”看漏一个字。原来有个草字头,所以即使看漏了,也不会误以为是另外一个名词。他们还说不许在媒体上使用“蒙古大夫”这个词,因为会伤了蒙古族大夫的心。

校对老师嘿嘿一乐,说:人家压根儿就没改过,一直就是“作料”,“佐料”是错别字。

哎哟,露怯了,还编辑呢!

办公室来了一个女人。走后,有人小声对我评论:她嘴真碎,又爱传八卦。

我说:你知道哪儿纺织女工最多吗?纺织厂和报社。其实,媒体中,祖籍成都二姑娘山的人也挺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