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我说的有份,不是有机会去现场呐喊,更不可能是去比赛。这场盛事已经影响了太多人的生活,所以跟这两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字沾了点边的,都算有份。

有份包括了受单双号措施影响的私家车主,也包括了因奥运专道占用继续堵车之苦的的士乘客,自然也包括扮演更拥挤地铁里沙丁鱼的我等草民。

今天,我挤着空调开了白开的地铁去买奥运门票了。恩,就是那个据说要炒到1W一张的奥运门票。不是我对体育有那么高热情,只是为了满足一个孩子的奥运梦想……虽然这个孩子已经手握四张门票了,MD。到了现场,我立马没晕厥过去,这场面和春运火车站售票处的人流相比仅仅是少了些行李。黄牛们依旧踊跃,倒票的价格更高,买完票的走的更快,游击作战能力也更强,人人发扬奥林匹克精神。

奥林匹克精神可不只更高更快更强更忍耐。还要包括重在参与。所以看好多同事拿着火炬摆着各种撩人姿势拍照时候,自己也不能免俗。但碍于自己实在缺失表演细胞因此手舞足蹈不起来,表情也是照例的敷衍过去。

所以,奥运么,看看就行,如果当天出差旅游而被北京机场关闭的禁令困在当地机场过夜,也算参与了盛会,为奥运的平安积了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