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攻略上说,柬埔寨入境的时候官员会索要小费,可以假装不会英语,混过关。哦,这个我容易,我本来就不会。果然,一点不假,护照一递进去,就听对方说:钱、钱、钱。妈的,他说的不是英语,是中文!劳资还是假装听不懂,谁叫他说的是外国腔的普通话呢。结果他始劲指着桌上的人民币给我看,不得已,我抛出了“3no”集团的杀手着,大声武气地说:no money!他明显一楞,念叨了两句,估计是在骂我,然后,就让我走了。

2,之前我请同事打电话帮我订了海书记推荐的7美元的旅馆,结果走拢了,人家价格变了,几个人抢着计算机按来按去,最终以低于7美元的价格成交,可见,不会英语也是可以出去混的。

3,我们选了三楼的两个三人间,因为三楼开阔,美中不足的是两间共用一个卫生间,两个房子都有一道门通往卫生间。刚开始,不习惯锁上通往另一间那道门,到后来,锁是锁了,又常常忘记打开对方的锁,以至于两间屋的人来回来去的来敲房门:麻烦开下卫生间的门。
image

4,房间门口是个大阳台,门口有躺椅,晚上我们就躺在那里聊天,男的喝酒,女的敷面膜,早上起来看日出,以及,装神。
image

5,第一天,第一个点是吴哥寺。走到大门,我冲在最前面,一个工作人员指着自己身上挂的牌子,说了句什么,我先入为主,以为挂牌子的都是导游得,手一挥,又理直气壮地抛出了一个“NO”,就大步流星往里走。回头,见众人都在摸包包,我这才听到挂牌子的人说的是中文“门票”。
image

6,我当时就觉得,不会英语不要紧,但一定要听习惯外国普通话,否则人家说中文都听不懂,太丢脸了哈。自此以后,一帮人全部开始说外国普通话,到最后有点收不到场了,回重庆后吃饭点菜也这样说,把人家小妹儿笑腾儿了。

7,晚上逛暹粒,看到好多人把手或脚伸进一个鱼缸,里面的小鱼就全部叮在上面,据说是按摩鱼哈。有人去试了,回来说死皮去掉了,皮肤很光滑。呀,还吃人皮呢,莫非这是食人鱼的小时候?那等它长大点,不是要两条腿进去,两根骨头出来?
image

8,吴哥好多寺庙,那些石阶都是又窄又陡又高,非得手脚并用不可,可是用手助力吧,石头还被太阳晒得很烫,总之就是上下很费劲。可是一转头,却见人家柬埔寨小女孩穿着拖鞋手里还抱一个西瓜,蹬蹬蹬地跑上跑下,完全把我们惊着了。
image

9,到处都能碰见好多跛着脚走路的,后来甚至看到有用拐仗的,肯定都是这些石阶给害的。哦,难怪吴哥要分几天的票,估计是逛一天得跛脚,逛三天用拐棍,逛七天坐轮椅,,这逛上一个月,直接骨灰送回去?

10,在返程飞机上,空姐发来了中国检验检疫的表格,有人问:脚崴到了填不填呢?而美女在前往国家那一栏,详细到了吴哥窟。

11,有一个人,说“拍照”习惯说成“撇照”,另外一个人,说“逆光”要说成是“涅光”,于是,我们在“撇照”的时候,经常都要来上一句:来,撇一张涅光的叠水穿石!

13,柬埔寨使用美元和当地的瑞尔,有时候讲价得两种币都用上。我们中英语最好的那一个,就被自个给绕晕了,人家还没漫天要价呢,他倒是来了个漫天还价,直接给出了15千美金的天价,小店里的大人小孩立刻扑过来,周围一大片声音说:OK,OK。。。

14,吴哥里面,基本上窗户都是这样的石柱,看多了,直接导致我晚上做梦梦见打麻将,筒子就长成这个样子,并且,我数来数去也数不清楚手上这张牌到底是七筒还是八筒。
image

15,有一哥们儿,到达吴哥的当晚,仔仔细细地递了个光头,说是要让头好好晒晒吴哥的太阳。结果,因为太阳太大,被晒伤了,戴上帽子吧,汗又多,捂着热。走的那天去逛老市场,热情的柬埔寨人民一见他的光头,就拿起帽子说:帽子?他摸出自个的帽子说:我有。人答他:再买一个?两人的对答用的都是那种外国普通话哈。

16,还是这个光头哥们儿,因为一句英语也不说,被憋坏了,回到重庆那天晚上,喝得有点高,说:明天,我们上南山去开个总结会,你们每个人都要发言哈,说一下你们此行印象最深的事情。领导当惯了。

以上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不管我的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