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伟的金字塔究竟是五千年前奴隶用血肉之躯筑成还是外星文明的杰作?年轻的法老图坦卡蒙在陵墓中留下的诅咒是否真的惩罚了打扰自己永生的盗墓者?埃及,这个位于非洲大陆最北部的遥远国度,曾经在我年少的记忆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而当我真的踏上这片神秘的土地,已经是人到中年,但寻梦的心情仍一如当初……

在飞往埃及的航班上,消磨时间的是一本《图坦卡蒙的终始秘密》。当飞机降落在埃及首都开罗,开罗老城区迷宫一样混乱的街道,亚历山大港海边古老的城堡与灯塔,都只在我的眼前匆匆而过,完全没有什么印象。直到踏进埃及博物馆,直到与图坦卡蒙的黄金面具面对面,我才相信,埃及之旅从这里才真正开始。


image

从机场到市区的路上,感觉很像中国的二级城市。

 

一定要静静欣赏的博物馆

千万别把埃及博物馆想像成乏味的景点,这里绝对是开罗最值得一游之处。埃及博物馆位于尼罗河畔的解放广场,是一座古老的土红色石头建筑物,设计者是被埃及人称为“埃及博物馆之父”的法国著名考古学家马里埃特。在博物馆建立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来自世界各地的考古学者、冒险家、文物贩子和埃及当地的官员,都把埃及当作随取随与的宝库,肆意掠夺。现在的博物馆里收藏的主要是法老文明时期的文物,可能还不及流失于其他国家博物馆的藏品的千分之一。


image

只能在门口留个影,相机不能带进去。

据说整个博物馆共收藏有古埃及从史前时期至希腊、罗马时期的雕像、绘画、金银器皿、珠宝、工艺品、棺木、石碑、纸草文书等珍贵文物30余万件,其中大多数展品年代超过3000年。现在能够看到的展品只是其中很少一部分,但也足够惊艳我们的眼球了。

一进入博物馆一楼展厅,目不睱接的珍贵文物就令我屏住了呼吸。那些雕刻精美的巨大石像,镶嵌着宝石象形文字的人形石棺,就那么随意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我甚至可以轻轻抚摸只在书本里看过的象征着永恒与轮回的太阳神铭文。一座石棺上用五彩宝石镶嵌出四排象形文字,差不多有上百个字。导游用诗一样的语言朗读着文字所代表的内容。

来到二楼,有一个地方简直称得上是人头攒动,那就是图坦卡蒙陵墓出土文物展厅。图坦卡蒙其实只是一个没有什么成就的小法老,才18岁就去世,但因为他的陵墓从来没有被盗过,所以出土了1700余件精美物品,从大型三层石棺,到制作木乃伊的一套木床,从法老生前使用过的各式座椅到他佩戴的饰品,无不精美绝伦,且多数都是黄金制品,价值连城。

我无法想像当初英国考古学家卡特打开石棺,第一眼看到黄金面罩的那一刻,是什么心情。当我终于站在图坦卡蒙黄金面罩面前,至少我的心里真的感觉到了一种震撼。这具座黄金面罩据说是能工巧匠用纯金板依照国王生前容貌打造,假发上镶满红蓝各色宝石,额上还塑有象征上下埃及统治者的兀鹰和眼镜蛇,一双眼睛则用黑燧石精雕而成。虽然经过了3000余年的时光,那双眼睛仍然宝光流动,似乎仍在诉说着什么。遗憾的是博物馆内不允许拍摄,我只能尽量在心里印下这震撼的感觉。

在这些出土文物中,还有许多法老生前使用过的生活物品,让现在的人们能据此想象3000多年前埃及人的日常生活。例如陵墓中出土的几把座椅,造型与现在的马扎和太师椅竟然相差无几。图坦卡蒙的御座也是用纯金制成,靠背是一整块金板,上面用彩色宝石镶嵌出一幅图画,画中法老夫妇相对而坐,王后正为国王涂抹圣油,二人目光相对,含情脉脉,和美温馨。

关于图坦卡蒙陵墓的发掘,还有许多神秘莫测的传说。当年考古学家卡特意外打开陵墓进口时,在墓道里发现了用象形文字写成的一段文字,大意是“谁敢惊动法老的亡灵,必将遭到天谴”。也许是巧合,在那以后的数十年里,与当时发掘有关系的不少人都莫名其妙地死去,使得人们对此心存恐惧。这就是著名的“法老的诅咒”。

二楼的木乃伊陈列室也值得一看,这里精心存放着20 余具埃及历代法老及其后妃的木乃伊,有的已有3500多年的历史,但仍保存完好,有的还可以清楚地看到头发和脚趾甲,出土时安放在胸前的草药环也仍能看出原来的模样。

image

亚历山大港的海边。

image

亚历山大港 ,街边小花园,遇到的猫,与我亲热。

image

小孩子被树撞到了头,哭了。

image

亚历山大庞贝柱,跟被火山灰掩没的庞贝城没有什么关系。站在柱下仰头极目,会觉得柱子向你倒过来。其实,是云在动。

image

街景。喜欢那辆红色趣致的踏板摩托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