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总小脑中风突发奇想的断了我一个多月的网,不过见招拆招一向是我辈的精神。通过高人的指点我自己给自己开了网,所以说,封建主义那套在现代是行不通的,群众的力量是无穷尽的。。。断网这段时间我很是深思熟虑了一下,自己都感觉对网络太依赖了,即使玩了一下午已经玩腻了没什么可玩的了,可依然吊在网上晃来晃去虚度光阴。断网这段时间把买了半年都没能看上几页的书看的差不多了,没事还练了练字,虽然依然丑的有境界。而且连连看的水准那真是蹭蹭的上升了不少,捷报频传啊同志们,我已经打通了初级,现在正在向中级进发。。。

过年回家的时候知道我家小嫂子已经怀孕了,预产期说的是6月,虽然我父母和大伯家闹的有点不愉快,但我想这并不能影响我和我哥哥的感情,我认为这是上一代的纠葛,不应该延续到我们的身上。不就是一间房吗?电视里那么多为了长辈留下来的钱财房产闹翻的兄弟姐妹还少么,只不过以前是别人家现在是自己家。其实在我心里他妈的这都不算是个事,不就是一间房吗?多了这间房我就进福布斯了?少了这间房我就得睡天桥底卖身为奴为婢了?不就是一间房吗?以后等我爸妈传给了我只要你需要一句话就行。多大点事,值得兄弟反目母子成仇么?不就是一间房吗!!做为一个晚辈我不想和哥哥讨论孰是孰非,但最可笑的是当我爸妈和他爸妈争的面红耳赤的时候,奶奶其实还在的。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想到死啦死啦说张立宪的话:忠孝信悌礼仪廉耻,挂在嘴上踩在脚底。

话说回来我知道小嫂子的预产期是6月,于是随着时间的推进我还是比较激动的,她肚子里的是我的侄女,虽然是堂侄女可也是我的一个亲人。我向身边所有生了小孩的朋友打听买什么送她最合适,产妇需要什么小孩需要什么可以买的东西我列了很多。以前我从不给我哥打电话那段时间也打了好几个,我自认为我的关心还是很溢于言表的。结果某个星期六的上午我照例给爸妈打电话的时候从爸爸口中得知嫂子几天前已经生了,而且是邻居告诉爸爸的。突然间我觉得我理解了唐伯虎当时的心情;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面对这种情况我还能说什么,我只能充满大智慧的仰天长叹一声,这就是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