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知道自己的节目收视率不好都好自责,然后跟身旁的人说怎么办,她说反正这几天大家的收视率都不好啊,我告诉她,什么大家啊,三期里面有两期是我的诶,她就不说话了,我也不说话了。
然后我跟另外的一群身旁的人分析为什么大家都不看,她说其实很多人看啊,但是只有500个机顶盒,全北京这么多人,就那么几个机顶盒,一点都不准。我说屁呢,谁说只有500啊,她说听别人说的。我说你神经病啊,她就不说话了。我也不说话了。
以前我也骂做电视的人都是神经病,每天抱着收视率活。
现在我骂别人神经病,为什么收视率不好,就找借口安慰自己。想起来这些变化,就有些可笑。
后来想想,干什么工作都有一个指标在量你,每个人不顺的时候就说会骂指标。就这样一直骂一直骂,自己疯了,指标还是指标。
有一天,我有了钱,我就不做电视了,我要去开个做收视率的公司,我也要玩玩那些做电视的人。
反正这个世界,不是你玩我,就是我玩你!
大家玩玩,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