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已经懒得不想再写日志了,今天和Teisan说自己对谁都爱得不够,包括自己。因为我会虐待自己。所以我看来对谁都很冷漠。这是我用来回应她埋怨我不去她博客留言的理由。不是借口。

想太多,所以还没来得及写下来就忘记了。干脆就“懒得”去写。谁有那么多时间和闲工夫?
但是今天偶尔看了大凡在豆瓣上留了那么多东西,突然觉得,自己跑得太快了,少看了很多风景。当然我跑来跑去竟然还迷路,到现在都不知道终点在哪个方向。

所以咯,来这里留脚印了,告诉大家我还没有死。

别的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很多要说,理不清出也不想告诉无关紧要的人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就到这里吧。以后也许某年某月某日又或者明天就会来一次长篇大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