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流光
 
  据说,这是一部影射江户幕府末年社会动荡的现实力作;但对于原先并不知情的我来说,它无非一堆架空背景的奇谭怪论。人鬼混杂、群魔乱舞,如此情状确实足够震撼人心,不过硬要扯上什么终极关怀、社会忧虑之流,多少有些牵强附会吧。或许,真如又市的符咒所指:“邪念和野心消失于黑暗,留在世间的只有诡异流言。”所以,并不打算作多高深的社会意义、背景分析,我宁愿选择沉浸在欣赏作品本身的愉悦和感动中……
  《巷说百物语》包涵一明一暗两条主线:明线讲述了怪谈作家山冈百介一步步深入黑暗、参与化解人心邪恶的历险故事,他代表着完完全全的光明与希望;暗线着眼在异界首领京极亭野心逐步膨胀、妄图吞噬人界的险恶阴谋,他则象征彻彻底底的黑暗与罪恶。而联络起这两条主线的,就是“御行”三人组:又市、阿银和长耳。“御行为奉” 是他们借以警戒世人的统一标识,同时也是判别世间善恶的唯一标准。周遭事物总在不断转变中,惟有这个三人组始终秉持“御行为奉”的原则不曾动摇。一开始他们不顾缘由的除暴方式不止一次地遭到山冈百介的质疑,屡屡与之发生激烈冲突;得知京极亭因为极权堕入歧途后,依旧还是他们毫无顾忌地背叛原主,挺身而出阻止一场颠覆人界计划的实施。从这个层面来讲,“御行”三人组才是本篇的主角,而非出场时间最多的山冈百介。

  “踏上正道便能功成名遂,步入歧途就会墮入深渊……”人鬼之道,只在一念之间,这是《巷说百物语》期望传达给世人的箴言。那一个个恐怖妖邪的诡秘巷说背后,皆是扭曲脱轨的贪欲邪念,直至人鬼妖邪的界限再难区分。起初诸如辰五郎和吉兵卫,或为一时失衡,或为人言困扰,总有可怜可悲之处,况且事后还一直被罪恶感所苦;然后接连遭遇猎人弥作、一只狸之类,顺从内心黑暗力量的左右,草菅人命、杀人如麻,人性泯灭至此简直与鬼怪无异;到《狐者异》,情节发展深入黑暗世界,恐惧绝望的氛围达到极致;原以为此后的内容不能再期待任何温暖,此时鸟藏挣脱怨念的坚定以及“白菊”一步之差的悔悟出现了,即使本身属于黑暗世界,一点善心也可达到“人”道的高度;最后直面京极亭毁灭一切的庞大阴谋,终究还是由人心的恐惧和绝望汇聚而成的强大黑暗力量,以暴制暴、同归于尽,留下的反倒却是一片澄净天空……人鬼之道,不过一个悖论罢了。其实,行走在人鬼边缘的“御行”三人组可能是最清楚人鬼界限的一群人。当百介终于理解三人组的存在意义并希望与其成为一体的时候,阿银坚决地拒绝道:“先生和我们,不在同一个世界……”决绝的言下,又有多少无奈凄凉悲哀?原来能够转换的,只有“道”而已……

  如木偶,亦如妖灵,《巷说百物语》的基本人物设定便是如此。那些呈现正常人形的角色,不是完全的善,就是彻底的恶,再加上夸张变形、固定不变的背景设置,大概人世的真相无过如是。
  整个画面很少出现大块鲜艳的彩色,全部使用浓重的碳黑来构筑一个极似漫画的二维空间,各色人等活动其中成为少数有生气的着色点。又市迷离的“黄”、阿银妖冶的“绿”、长耳神秘的“紫”,电脑合成的霓虹色彩,流窜在浓黑之间,形成一片独特耀眼的光芒。某种特定时刻,黄、绿、紫又代表幻境回忆,这与“御行”三人组的行为风格紧密相合。等到动画后期,艳丽的红和澄澈的蓝逐渐蔓延,火热炼狱、纯净天堂交织,慢慢突显人鬼混杂的主题。
 镜头角度多为仰视、俯视,力图表示一种心怀众生的胸襟。包括一些必要地方的圆形拉伸处理,想来亦是相同目的。快速前移、缓慢平摇,形成舒缓有致的节奏;摈弃推拉过程、特写全景互相硬切的手法,具备加快情节推进的作用。总之,《巷说百物语》的镜头处理非常值得称道。
  最后谈谈音乐吧。李敬子的《The Flame》,整整13遍无一错过,至今犹嫌不够。片头多重电子合声营造的奇异感觉,宛如游走暗街陋巷不知前路,一丝畏怯加一丝兴奋;片尾改成清朗单纯的女高音独唱,清新静谧得不掺丝毫杂质,只觉平和安详。
  前是暗夜,后生流彩,是为《巷说百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