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一到夜晚便成了孩童的乐园。
小小的孩童,绵软无骨,像小猫一样灵活地穿梭在各个角落,时常惹人怜爱,会不自觉地伸手去拦截它们蹦跳的步伐,双手环抱它们,看它们清澈如月白的眼睛。

办公室一到夜晚便成了孩童的乐园。
小小的孩童,绵软无骨,像小猫一样灵活地穿梭在各个角落,时常惹人怜爱,会不自觉地伸手去拦截它们蹦跳的步伐,双手环抱它们,看它们清澈如月白的眼睛。
孩童们聚在一起会分享白日幼稚园里教会的儿歌和体操,置于陌生的环境中,会逐渐显现天然的适应性,若是有同伴存在,这种适应性会被催生得极快。它们对家长禁止的一切事物充满好奇心,常常结伴,偷偷去实践。有时候,它们会模仿大人的口吻,试图在一个群体中做一个领导者。它们用稚嫩的嗓音喊出内心的欢愉,悲伤,失落,甚至是愤怒和嫉妒。于是,这样的一群孩童,若对它们仔细观察,还是会发现它们初露端倪的性格。
可是,它们很快就会成长,从无性别的它们,变成,他,她,他们,她们。
世界会在他们纯白的眼球表面疾速地扩张。
等他们上了小学,就已经具备了许多成人的恶习,比如攀比,比如充满侵略性……而这些恶习却总被大人们交口称赞,誉为早慧,这实在是可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