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有来这里。
抱怨下生活先,所以嘛,本来住客厅的人住着不想走,所以我就搬出来拉。那么好的房子,是我好不容易自己找到的,和房东协商的,难得的阳台可以看落日。所以总是有点不满足,觉得不公平。但是到最后,难道不应该责怪自己,首先原则没有讲好,能让人住客厅住10多个月,也是自己懦弱。

现在和两个共产主义者住在一起,人很好,虽然主义不相同,但是一起住着能体谅能分享,所以很满足。我生日的时候,一个室友送了我两个小小的大象的雕塑和一大条我曾经说过不喜欢吃的白巧克力,很好吃,一下子改变我对白巧克力的偏见。

28岁的生日已经过去了,现在紧迫感无所不在。论文指导老师已经对我放弃希望了。

我的朋友 桑德拉,她有两个孩子, 但是没有男人, 一个人帮别人做家政,车子坏了,找了个做黑工的人修以为这样子可以便宜点。那个人拿了支票没修好就走了。桑德拉每次都想找他要钱,那个人总是说下一个星期。数数手指,已经好几个月过去了。桑德拉的小儿子一岁不到,她还没有找到幼儿园,有时候要去别人家里做工作的时候没有办法带小孩子去,不得以只能回绝一些工作的机遇。好不容易等到她的大儿子,14岁,周末从学校回家,他很懂事,可以带弟弟,她这时候才能喘口气出来和我们玩一下。晚上和她坐在街边等车的时候, 不在其他人面前叹气抱怨生活的她,问我“哎,我有时候真是熬不下去了,冬天也快要到了,没有钱,我两个小孩子吃不保穿不暖怎么办?” 她也就和我叹这个气,我们俩各有各的难处。 前几天,我们一起出去的时候她高兴极了,拉着我不停的说找到幼儿园了。这就说明她可以多一些临时的工作,养家糊口了。我也替她高兴。

秋天的时候我们去了金头公园。我带了一个老式的卡带录音机去。可以放广播。躺在草地上听着广播里面的音乐看落叶缤纷, 真是难得的乐趣。

image

这是家边上 公园的照片。

image

这里是金头公园的照片,那个时候他们在公园里面组织一个节日,名字叫 “叶子的节日”。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这是桑德拉的小孩子,不知道他是怎么长的,长速惊人,一岁的小孩子要穿5岁小孩子的衣服。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