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倩倩:圣诞快乐!  

   

或许还并不情愿我这样的称呼你,可是我还是要坚持用这样称呼写下去。仔细想来我们已经在一起相处了1个多月的时间了,回首这不长不短你我一起走过的日子心理难免感慨万千,电脑放着清缓的音乐,忽然想写点东西给你。那就从我自己开始写吧……  

   

5年前的我,年少轻狂,整日恍惚喝酒,不知何为机遇。脚步错乱的奔波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茫然的追寻着自己的梦。5年后的我,以不再年少,也不再轻狂,却懂得珍惜、忍耐。每个人的成长都伴随着酸甜苦辣,我也不例外。一次次的跌倒,又一次次的爬起,一次次的想要放弃,却又一次次的坚持下来。有时候觉得老天对自己并不公平,同龄的孩子都还在学校里,读书,写字,开心,快乐。可自己却小小年纪只身一人在水深火热里挣扎,没有父母在身边呵护,没有人关心,没有人陪,除了自己还是自己,同样这段日子里自己也以惊人的速度成熟。安静无人的时候我也曾偷偷的哭泣,感叹自己当初倔强的选择,但我从不决绝成长,也不抵抗环境。岁月荏苒,时间就这样在脚下泛起的尘土中不经意溜走,5年就这样弹指一挥的过去。  

   

习惯了一个人的早餐,一个人开始新的一天,没有不确定,没有无奈,因为没有期待……  

习惯了一个人上路,没有方向,没有归期,只想找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 停留……  

习惯了一个人听歌,关掉所有的灯,只剩CD机那忧蓝的光,那一刻,一切都静止,我随着歌声,或激荡,或阴郁……  

习惯了一个人独坐,可以没有咖啡,没有音乐。但不能没有香烟,在我还不能舍弃的时候……  

习惯了一个人醉,醉在昏暗的灯光里,忘记时间,忘记存在,忘记还没忘记的过去,酒醉后,我还可以做回自己,依旧麻木的自己……  

习惯了一个人回家,坐在TAXI的后座,看两旁的高楼如浪一样的袭来,然后又消失在视线中……  

   

曾几何时以上的字句是我挚爱和欣赏的,一个人的日子,好好照顾自己的借口就是散漫随意,任意挥霍自由,不知道该享受还是该反省。于是终于明白: 一个人的沧海桑田不过是一瞬。自从你的出现,终于让我不再是形单影只,再也不是自己一个人孤影独游茫然的过日子。  

   

每当夜幕低垂,独自一人对着电脑,抽烟、喝水,闭上眼睛往事倒带般在眼前往事一一在眼前闪过,回想一天的遭遇我总是心存感激。我得到的已经够多了,虽然一路上部满荆棘,可是依然平安的走下来。  

   

过往的一切如刹那芳华间凋零的花,都已沉淀变成回忆。明天和未来就象梦一样变幻无常,憧憬再美你我亦无从把握。但我知道当下值得我庆幸的是在芸芸众生中与你偶遇,并携手走到今天。我无法对未来做太多的承诺,我只能好好的珍惜现所拥有的一切,和你在一起的分分秒秒。  

   

每个人都逃不过爱狠情愁,你、我亦是如此。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微妙的东西,没有人能驾御亦没人能解释清楚,看似简单的2人世界却充满太多的疑问和矛盾。  

   

有人说:自从上帝创造了亚当和夏娃,男人和女人的矛盾就从来没有休止过。如果彼此能站在对方的立场多去理解跟体谅对方,那么这场用无休止的战争是不是就会消失了?  

   

你、我都属于独立卓然的年轻人,似乎我更不懂的如何去体谅跟理解你。一次次的试探着在你我间寻找共鸣,却一次次的失败。后来终于明白,自己确实一个人太久了,已经不懂的两个人如何在一起自然的相处。只懂的刻意的调节气氛却忽略对方的感受,只想的尽量适应对方,却不懂的观察你需要的是什么。  

   

自从上次我们或许有些激动的把自己对彼此的想法和分歧一并倾泄出来后,我才惘然发现原来自己只顾张扬自己却忽略了你,忽略了叔叔和阿姨的感受,语言跟语气上难免参杂着一些无意间流露出的张狂。我确实在我们起初相处的日子里说了很多本不该说的话,这些刺耳的话可能一直在你耳边徘徊,直到现在我想也没有消失。我隐约的也可以感觉到每次你见到我时不经意表露出的不满,事情做错是无法回头弥补的,我也不奢望的到你谅解,因为我没有权利这样自私的要求。换做是我也会愤愤不平,可是事以至此似乎所有的歉意都显得那么的无力,那么我还是要说:对不起!我还要自私的期望我们可以携手闯过这一关,因为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们真的走到一起,我们要这样一直携手走过风风雨雨,走过别人无法逾越的任何障碍,最终相守到老。  

   

当你告诉我在你的个性里掩藏着一种莫明的感受叫自卑时,我才想通这一切的原由。我很想了解为什么会有自卑的感觉,可是我知道那是你心里最脆弱的禁地,是平人无法进入的地方。就好象电影里说的那样:我是个不爱问问题的人,我相信时间到了,你自然会告诉我…… 但我总还是想唠叨几句:其实生命的奖赏远在旅途的终点,而非起点。在起点跌倒再正常不过了,总不能现在很成功、惬意、神采飞扬,等年纪大的时候再失败、失意吧?我们还年轻,即便是暂且的不如意,也不要灰心,因为我们还有好多的机会再来过。苦辣酸咸全咽下,啥也难不倒咱。 嘿嘿  

   

我爱太阳,它温暖我的身体;  

我爱雨水,它洗净我的灵魂;  

我爱光明,它为我指引道路;  

我也爱黑夜,它让我看到星辰。  

我迎接快乐,它使我心胸开阔;  

我忍受悲伤,它升华我的灵魂;  

我接受报酬,因为我为此付出汗水;  

我不怕困难,因为它们给我挑战。  

   

我深知来自情人之间的欺骗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我会尽量的坦率直白的让你一步一步了解我的一切,其实我只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男孩子,所有男孩子会做的事情我都会做。只是过往诸多的经历让我看似与常人不同,不同的讲话腔调,不同的处世方式,不同的思维意识。有时候自己也对此困惑反感,也想改变,但似乎很难,一切都似乎深植到骨髓无法瞬时清除。老天注定我这样的遭遇自然有他的道理,让我失去一些,同样也得到许多。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人正因为什么存在着缺点才变的可爱,有时候看到DV里你紧张的小动作我总想笑,其实那时候的你最可爱。  

   

一直来我们的相处总是聚少离多,在一起的时间也多数被吃饭占用,没有机会也没有很好的气氛安静的和你沟通。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似乎你还对我仍心有余悸。其实亲爱的倩倩,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可怕,我虽然不算什么出类拔萃的好人,可是还不用借助谎言来得到一个女孩子的芳心,即便把你骗到手,如果我不是你喜欢认可的人,我们也不会有任何的幸福。我起初会尽量多的让你了解我的优点,因为刚开始让你知道我太多的缺点怕吓跑你,随后我也会不断的暴露我的缺点,然后让你仔细的权衡是否合适与我携手走完余生。因为我有义务对你负责,换句话也算是对自己负责吧,因为婚姻和爱情不同,如果只是简单的男女谈情我不会在意太多,但婚姻对我来讲非同儿戏,对你亦是如此。如果双方没法很好的适应对方的一切习性,没法默契的理解彼此,将来是不会有幸福的,即便衣食无忧。没有幸福的婚姻是我不能接受的,婚姻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我一定要慎重的考量每个细节。自己的幸福要自己把握,自己选择。但我也深知去无条件的适应一个人是一切,是需要长久的忍耐和无私的付出,要不断的调试自己。  

   

亲爱的倩倩,我还清晰的记得你问我,你在乎钱吗? 我当时很坚定的回答,我很在意。是的我是典型的拜金主义,从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就经常会买一些伟大的商人的自传来读,一边读一边幻想自己的未来。是的只有沙漠里的僧侣,才适合过苦日子。因为他们只需养活自己,除了神以外,不用讨好别人。可是我不同,对我来说,贫穷只意味着无能无志,而我并非是这样不中用的人!在我看来拥有财富的人一定拥有非凡的能力和惊人的毅力,因为只有这样人们才愿意把金钱放入他的口袋。我家虽不算什么富贵人家,但是全家都渴望成为这样有能力、有毅力、受人尊敬的人,并为此不停的努力着。因为现在衡量一个人能力的标准就是他所能创造和拥有的金钱,我从来不藐视金钱的力量,因为全家都为之赴汤蹈火。  

   

亲爱的倩倩,当你处于防范状态的时候,就象刺猬一样把满身的刺都竖起来,一接进你就被刺回来,这样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惑,想接近又不敢接近(我是指心理的)。何不象我一样敞开心扉,让我走进你的生活,走进你的心里。让我倾听你的故事,让我分享你的心情,让我理解你的困惑。我知道一个有些自卑,有些沉默的人,她的心里一定有很多故事。我每次都试探的把话题引到这里,可是看到你有些拘谨表情,就不知该如何开口了。请你相信我,让我了解你更多。即便我真的不如你想象般完美,你也可以当即抽身离开,从此和我断绝任何的关系。那么为何不让我多了解你一些哪?对于爱情我不喜欢功与心计,因为平时已经够累了,如果恋爱还这样累,还不如不爱。因为在我看来爱情就应该象甘露一样它可以滋润我枯萎的心,让我每天充满力量和朝气。而不是处处部满机关,一不小心就跌入深渊。可能我不懂爱情吧,以前我也告诉过你,我爱情的EQ几乎是零,不会太多甜言蜜语,没有那么多浪漫的招数,不懂取悦女人,更不适合老练深沉。疾风知劲草,日久见人心或许我有些心急,可是这的确是我现在最大的困惑。  

   

亲爱的倩倩,你知道吗?我们一路走来,虽说现在感觉甜蜜,但你我都知道并不平坦,可是在我们细心的维系下,这段偶然的感情一直走到今天,从苦涩转成甜蜜。从那时起在我的内心里又多了一种思念和牵挂, 那就是你……  

   

   

好久没写东西了,想到那里就写到那里,写的天马星空,杂乱无章。因为文笔有限也只能这样,不过我想在华丽的文字也比不来真实情感的表露,这就是我一直想对你说的现在写出来给你。最后祝:你 叔叔 阿姨 圣诞快乐!  

   

   

                                                                                 
                                                                          
by:亮
                                                                               2005年1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