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快要过完了,记一下流水账。这一夏天,几乎没干什么,整个的主题就是“等待”。先是小树高考完了等成绩,成绩出来了等着填报志愿,报了志愿等着录取结果,一直到拿到了录取通知书才算放了心。8月初才知道确切的录取消息,10号回去给妈妈过生日兼请客庆祝小树升学。12号回了青岛,因为团购的房子要分车位。后来知道15号才分,懒得等,14号就和小树去济南了。我和小树都对济南很有感情,小树是去看朋友,他小时候的朋友主要有两个,都是女孩,一个是老歌家小花儿,她今年也进大学了,而且进的是维吉尼亚大学,很好的学校。本来一直盼着她们娘俩儿今夏回来的,结果她们有事回不来。小树另一个好朋友是去年进的大学,在成都。小树去济南就只能看她了。我们母子到了济南就分开,他住他的好友家,我住我友L家。

我友L,这两年狂迷哲学,家里满是康德的书,看得高兴了就给我读上一段。今年听说国家博物馆有个展览,其中有个展品是康德穿过的皮鞋,于是L同学非常激动地买了高铁票,带上妈妈(因她妈妈心脏不好不敢独居,所以L出门得带着妈妈),直奔北京去了,就为了看一双皮鞋!据她自己描述,她到了展馆翘着脚伸着脖子(因为皮鞋摆放的台子很高)围着康德的皮鞋转来转去,一直看了半个小时,时间久到工作人员都怀疑她是来偷鞋子的了,走过来委婉地问她有什么能帮她的。L大声说:你放心,我不是偷鞋子的!

在济南除了和L聊天就是吃吃喝喝,包括带着小树他们俩一起。L说泉城路新开了个恒隆商厦,据说里面的餐馆不错,我们就一家家的挨着吃,里面的禾绿回转寿司真的不错,小树吃的很开心。我还带小树去看了我导师和师母,还有老歌同学的爸妈。都是70多岁的老人,见了小树都很高兴。一边是日渐衰老的上一代,一边是浑身都是青春的年轻人,对比真是很鲜明,让我很感慨。从老人们见了小树那种发自内心的慈爱和喜悦,我也感受到生命一代一代的延续真的是有意义的,年轻人身上的强烈的生命的气息,冲淡了面对衰老的那种悲凉感。

在济南的几天,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去北京小住两天,因为老友Z今年暑假比较闲,让我去玩,并答应带我去看各种演出什么的。一边犹豫着,一边就该回青岛了,因为一两个月前就已经买好了19号的话剧票,“暗恋桃花源”,这个是一定要回来看的。昨晚去看了,还不错,不过我真的不喜欢加进本地元素的做法,觉得让人很出戏,挺破坏氛围的。偏偏每到这种地方掌声还特别热烈,人的感受真是千差万别啊。桃花源的部分挺好看的,何老师和谢娜都很有戏,演老陶的胖子也很可爱,他撑着船,“我到上游去死吧”的台词是我印象最深的台词之一,喜剧里带一点悲,既庄又谐,结合得很好。

我和小树都要9月才开学,开学前我们俩大概还要回老家小住一周。小树陪奶奶,我回去多陪陪我父母。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也不是太好。有时不免战战兢兢想到将来那一天。一定要趁现在多陪父母,少留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