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当然,准确的说是昨天了,发生一起很惊险的事情。
        有个同学,发来信息,说:向你这样绝情傲慢的人,是肯定不会得到幸福的…
        其时,我正在厨房准备午餐,所以没有及时看到他发来的N条信息,也没有及时听到他打来的N个电话。
        于是他有了这番言论,并最后申明,他已经把我的号码删除了。
        真是生猛的一人。
        出于本能,我略微作了番解释,并隐晦地告诉他,我的幸福着实不劳您操心。
        果不其然,他的态度马上逆转,说起其实很珍惜我们之间的友谊云云,尤其加了一句:鉴于我不是那样的人,他的诅咒也就无效了。
        “诅咒”这两个字眼着实赫人,虽说现在是21世纪了,但谁能保证你早上打个喷嚏或者出门摔个跟头,不是跟某个人的诅咒有关呢?何况是要堵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
        所以,我相信我还是受惊吓了,赶紧跟他撇清:我们是同学关系,这是如何也无法改变的事实;至于其他的,就枉论了。

        今天,这回真是今天了。
        今天有人发来邮件,说在百度知道上看到我给别人的回答,有些问题想向我请教。
        一激动,赶紧登陆百度空间,尝试了N个用户名加密码,最后申请找回密码,才算登陆成功。查询了自己回复的若干问题,也不知道是哪一条得到的这位仁兄的认可。
        
        话说,我和之前提到的那位同学的纠葛,就是因我喜欢给人炖心灵鸡汤而起。我们身边不乏生理发育成熟心智却超不健全的人。

        虽有前车之鉴,我还是乐意知道这人的故事滴。

        今晚,该是昨晚,看了《杜拉拉升职记》,虽说和原著差异明显,却没有失望。
        初衷是当时装片看,结果倒没记住她们都有穿什么,可见我确实没有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