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谢青霞JJ的这篇文字,很感动,看到眼眶湿湿 TAT
从不避讳嫂子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就象我一直承认她是适合老大的女人。
但是看到他们这样的幸福,所有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那么,请你们一直幸福下去吧,继续携手走过下一个、下下一个...十八年!

---------------------------------------------------------------------

“听说有个地方,那里没有嘈杂的声音,只有鸟儿的叫声,和在不同季节里,好好听的风声。那里没有污染的空气,只有花草树木发出的香气。那里没有无理的暴力。人与人之间只有和谐的相处,那里也没有物质的享受,人与人之间还有那份纯真的感情。其实,每个人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这样一个地方。但是我相信有,一直希望能够和我的女人在这样一个地方生活,这是我多年来的梦想。”

这是梁朝伟于一九九四年,为自己的唱片《日与夜》创作的独白。

这个伟仔心目中的香格里拉,他身边的人包括嘉玲在内都认为这地方是不可能存在的。由于伟仔的向往,十四年后终于被嘉玲找到了。她牵着伟仔的手,带着一百多位贵宾,由**、香港、台湾来到这个地方。

好像回到古代

这里的天是粉蓝色的,这里的山就像绿色的菜花一样,密密麻麻的。山上的山岚和天空的云彩连结在一起,有一条河贯穿整个城镇,河水滚滚流动,就像充满活力的生命。这里的空气是甜的,蝴蝶是彩色的,没有高楼大厦,古老的房子置身于绿色的大地之上。男人穿的是前胸交叉叠起直到小腿的长袍,雪白的领子和袖口,腰上系着宽布带,黑色过膝长袜,脚蹬黑色大皮鞋。女人穿的是高腰及地长裙,上衣袖子长的像古装水袖。这里的人虽然生活不富裕,快乐指数却是世界之冠。置身于这样的环境,简直就好像回到古代一样。

梁朝伟和刘嘉玲就在这样一个山明水秀人间仙境的不丹国结婚。

七月二十号两岸三地的宾客几乎都到齐了,晚上的欢迎会上,宾客们都得穿上当地的服装赴宴。

嫣儿像小活佛

狄龙和陶敏明花了好大功夫才把衣服给穿好,两夫妻一出场就博得满堂的掌声。王菲抱着嫣儿和童童、李亚鹏坐在中间那桌。大家刚坐定就看到小嫣儿站在妈妈腿上,两只小手拍得啪啪响。全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着,所有人都为她欢呼、鼓掌。她用她那会说话的大眼睛,一脸纯真而自信的笑容,迎接着大家的掌声和目光。我心想,这孩子真像个小活佛。

新郎、新娘和他们的母亲坐成一长排,对着所有的宾客。新娘穿着芒果黄的丝质晚装,笑得好灿烂,看起来就像是泰国王妃,新郎手里拿着大饼,一块一块剥着往嘴里送,就像《国王与我》里那个泰国国王。

音乐响起,新郎新娘起身跳舞,宾客们围成一圈,分享着他们的喜悦。接着新郎新娘分别与不丹的王子、王妃起舞,我站在叔平身边说:“这个感觉真好!”叔平也赞叹道:“是啊!”

朝伟终于说话

七月二十一日中午十一点,婚礼在酒店外的草地上举行,喇嘛们在临时搭起的帐棚里为一对新人祈福。新人穿着由张叔平设计的中式裙褂礼服,红彤彤的,很有喜气。

宾客们每人手里拿着一条白丝巾(又称哈达)和一封红包,一个个进入帐棚里接受仁波切的加持,新郎新娘坐在帐棚里的右边,笑嘻嘻跟每一个经过他们的宾客打招呼,我们把手里的哈达献给仁波切,再低头让仁波切帮你围上,然后我们把准备的红包放在桌上,旁边的喇嘛们送上一条**的细绳和一个信封。宾客把细绳绑在手腕上,信封里的小旗子绑在树枝上,这样能带来祝福和好运。在每个宾客的位子上都有一个红色的小口袋,里面放有两位新人送赠在场每个宾客的礼物,有一双刻有两位新人英文名字TC的缩写的筷子,还有大宝法王的照片和一个金**的小铁盒,听说要在最需要的时候才把铁盒打开吃掉里面的仙丹。

加持完毕,宾客们一一坐到白色遮阳伞的圆桌上,我和奚仲文站在遮阳伞下欣赏着每一位宾客,发觉那些美女们的高跟鞋每走一步就陷入泥土里,拔出来时美丽的高跟鞋都已沾上了黄泥土,我心想如果她们踮着脚走路就不会把鞋跟弄脏了。

过了一会儿天空下起毛毛细雨,感觉就像在炎热的空气里撒上了干露水,好清爽。雨下得愈来愈大,圆桌上的客人们撑起大黑伞,围着圆桌子,就像一个个大冬菇。雨停了,嘉玲穿着婚纱、伟仔穿着黑色西装由花僮和花女簇拥着走入。所有宾客都站起来鼓掌。赞叹着:“好美,好美。”

一直未开金口的朝伟终于说话了,他感谢所有到场的来宾,也感谢自己的母亲和帮他把嘉玲养大的刘妈妈。

牵手走入林中

王家卫说他一早起来,看见两个背影,一男一女,穿着短裤,背着背包,带着帽子,手牵手走入林中,像是两个小学生,仔细一看,原来是伟仔和嘉玲,他感动的说,他们之间的默契胜过千言万语。

嘉玲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几年前我送她几句箴言:“面对它!接受它!处理它!放下它!”她一直感谢到现在,而且也做到了。嘉玲是个有包容力的人,她原谅了她最不该原谅的人。嘉玲是个豪迈而有义气的江湖女子,有一次我跟她去卡拉OK,她看出我有点儿紧张,于是搂着我的肩膀说:“姊姊!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

记得一九九四年在陕西拍《东邪西毒》的时候,王家卫曾经说过,伟仔是颗钻石,将来一定会发出不可限量的光芒,谁说不是呢?

像嘉玲和伟仔这样的钻石组合,我祝福他们就像林中的背影,一直牵手到老。

电影里的画面

午餐请的是泰国大师傅,每一道菜都看得出他的心思,除了色、香、味俱全,更像是一件件艺术品,有一道菜是放在长圆形的小石头上,美得我都舍不得吃。等到最后一道菜上完,已经是下午四、五点了。女宾客们还得赶回去打扮,换上晚宴的服装。

晚宴里各个女宾,为了尊重主人家,也为了让自己成为最出众的一个,都极尽所能的打扮。当然,没有人会比新娘子好看。新娘子穿着黑色塔夫绸大宽裙,大得可以盖着十个小baby,前胸和后背钉着好大好大的亮片花朵。阿B早上才赶到,据说还有点高山症头痛的反应,但是到了晚上,受到现场气氛的感染,也忘了头痛,拿起麦克风,即兴的与现场乐队合奏起来,唱着祝福的歌曲。他的表演登时令晚宴气氛更高涨了,宾客们都同声唱和那一首首熟悉的旋律。接着是王菲抱着小嫣儿唱《甜蜜蜜》,由于两岁的嫣儿有点重,王菲又穿着礼服和高跟鞋,亚鹏体贴的想接过李嫣,嫣儿怎么也不肯下来,最后新娘子只好两手捧着嫣儿两个小膝盖,减轻王菲的负担。“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王菲抱着小女儿,笑得甜蜜蜜,女儿看着妈妈的嘴巴,似乎也想跟着唱。亚鹏和童童在人群中静静的望着他们。

饭后新人在室外酒店的中庭翩翩起舞,新娘美丽如花、新郎英俊潇洒,我在楼上靠着矮墙往下望,这真像是电影里的画面。眼眶里不由得充满着泪水,我跟站在旁边的关锦鹏说:“好感动!”阿关眼睛也湿了:“我是亲眼见证他们两人这十八年以来经过的风风雨雨,现在看到他们这么幸福,真是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不要装酷了!”

一支支跳动的音乐,令人忍不住想起舞,宾客们一一走入中庭蹦跳着。新郎过来请我跳舞,我穿着四寸高跟鞋连路都走不好,又怎能在那不平的石板上跳舞,于是我脱下高跟鞋,随着音乐的节拍尽情的舞动着,把内心的喜悦毫无保留的散发出来。

新娘子跳上长条的木板椅上、拉起裙摆左右挥舞着,她时而双手朝上,像是祈求上苍赐福给她,时而双手向下,又像将自己的福气和大家分享,她双手合十,似乎在感谢上苍和感激亲友们带给她的祝福。这时候再美丽的以上都比不上那月光照在她脸上的快乐神情。

大家舞累了,各自散开喝酒聊天去了,我和嘉玲跟几位女生一字排开坐在她刚才跳舞的木椅上,我把她的裙摆拉开,刚好盖住整排女生的膝盖和小腿。她抬起头望向二楼的梁朝伟咯咯的笑:“不要装酷了!”“梁朝伟!唱歌啦!”我说:“你看,他像不像以前的好莱坞明星亨弗利鲍加。”

七月二十二日的欢送晚会上,狄龙除了说些感激和祝福的话,同时也说了些勉励的话:“结婚以后就和从前不同了,以后大事由伟仔作主,小事由嘉玲作主。”过了一会又幽默的补上一句:“不过什么是大事、什么是小事就由嘉玲作主。”引来了满堂的笑声。

是嘉玲的心血

临别依依,第二天大家六点就得起床搭乘飞机,虽然每个人行李都没理好,也还是舍不得离开。

晚风轻轻的吹起,叶童起身站在二楼露天的台阶上唱起《夜来香》:

那南风吹来清凉
那夜莺啼声轻唱
月下的花儿都入梦
只有那夜来香
吐露着芬芳……

她唱得醉了,我们这些不舍得离去的客人也听得醉了,我喃喃自语:“她表演得真好。”张叔平手叼着烟眯着眼睛说:“我喜欢她那小手袋挂在麦克风架上的感觉。”

七月二十三号所有的宾客都走了,只剩下我和梁氏夫妇与几位朋友。几天party下来,大家都累得睡到中午才起床,我到酒店周围散布,才发觉这个置身原始树林的酒店,跟前几天的面貌完全不同,那几天被张叔平和泽东电影公司团队打造得异常罗曼蒂克。婚礼中数千枝花朵由泰国运来,香槟是由宾客从机场买来的,乐队特地从香港请来,厨师由泰国飞抵不丹,还有保安人员,确保宾客不受骚扰。这都是嘉玲的心血,这个婚礼是嘉玲梦想的婚礼,这个地方是朝伟梦想要带他女人来的地方,这是我们一百个宾客永远都忘不了的婚礼。          
                

 二OO八年八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