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街

西街的雪停了。道路尽头露出屋檐的一角
我怀抱落日和孤独,仿佛一截枯树
仿佛双鱼镇的迟暮和寂静
空置在雪地上的捕鸟器,无人看守
无鸟雀可以逗留
镇上柴门虚掩,远处飘着炊烟
听不见的寂寞和摇晃
听不见的怀念,和陡峭的攀沿
我的妻子坐船去了江南
将潮湿的泪眼悬挂在暮色中
过了双鱼镇,断无悲伤或痛哭之人跟随
断无大雪纷飞,将我撕碎
更无人掩埋我的悔恨和人生痛泪。
2007/2/10/

西街


西街的雪停了。道路尽头露出屋檐的一角
我怀抱落日和孤独,仿佛一截枯树
仿佛双鱼镇的迟暮和寂静
空置在雪地上的捕鸟器,无人看守
无鸟雀可以逗留
镇上柴门虚掩,远处飘着炊烟
听不见的寂寞和摇晃
听不见的怀念,和陡峭的攀沿
我的妻子坐船去了江南
将潮湿的泪眼悬挂在暮色中
过了双鱼镇,断无悲伤或痛哭之人跟随
断无大雪纷飞,将我撕碎
更无人掩埋我的悔恨和人生痛泪。
2007/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