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

我仍游游荡荡。
念及多年前开碟店的F。想来处境竟已相似。当年他读史学,念哲论,写剧本,却不大拿去投稿。怀着对社会的
不满和幽怨,窝在屋里读书。我劝他“上进”,努力自我实现,可现在看自己,不也这副德性。哈。。人之境迁,
时难料。

无论搞艺术,写时评,作新闻,凡是入了圈子,便是有怪圈。圈内众人的口味,恰恰却隐射了个体的不合时宜。
在此无声的“和谐”之中,甚至没有人会觉得不妥。更多的声音被埋没了。不是因为发不出,只是因为不被充分而
公正地评估。又因为各行业间的竞争总是存在,便很难做到无欲无求。甚至是对自己正确的价值评判。求知的过
程变成一种模式。专业化变成生存的技能。最后卸下面具,当时的信仰还在吗?

也许回到原点才能逐渐看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