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曾经有两本风靡一时的小说:一本叫做《天使的愤怒》、一本名为《魔鬼的罗网》。而我总是将它们的名字搞混,天使的罗网或魔鬼的愤怒?

这就像Gorillaz的新专辑《Demon Days》一样诡秘,明明是“恶魔岁月”却被译成“等待黎明”。别误会,我对文字游戏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只是觉得官方翻译有时也不太靠谱儿。

如果你还不知道Gorillaz是个何许人也,请允许我再赘述一下:这是Blur乐队主唱Damon Albarn与英国著名漫画家Jamie Hewlett合伙儿捣鼓出来的一支虚拟乐团。Damon负责完成音乐,而Jamie负责视觉创作。乐团的四位成员分别是:主唱阿D,Damon的自恋化身、女粉丝的痴迷对象;贝斯手魔头,满嘴脏话、一口绿牙的老烟枪;鼓手洛胖,有着330磅体重,住在纽约的回教徒;吉他手小面是日本妹,中国功夫一流的高手(何苦要会中国功夫我不得而知)。这支虚拟乐团2001年推出的同名专辑《Gorillaz》(街头霸王)曾着实火了一把。

关于乐团灵魂Damon Albarn这个曾经的摇滚青年有以下描述:他在乐队中极度个人英雄主义、他支持萨达姆、他疯狂COPY别人的音乐、他认为在做摇滚的时间里给他留下的最大影响就是“与Oasis结仇”。综上所述,倒是认为《Demon Days》应该译作“戴蒙变身日”。

言归正传,来看看Gorillaz在时隔四年后卷土重来的《Demon Days》里到底都搞了些什么鬼?

首先这里云集了一个庞杂而且大有来头的团队。包括Damon的新搭档——鬼才DJ Danger Mouse和De La Soul、Booty Brown、Roots Manuva等一大票嘻哈重将。甚至还请来曼城传奇乐队Happy Mondays的天才主唱Shaun Ryder以及69岁的老影星Dennis Hopper跨刀助阵。

我知道有些人可以立即分辨出嘻哈、福音、朋克、后摇、地下电子以及另类流行。但是,对于动辄就喜欢给唱片分门别类贴标签的专家先生们,我想说的是:请别再犯傻了。21世纪最缺的是什么?想象力!当Damon与Jamie Hewlett造出这些小人儿并为他们每个人设计性格、服饰、住宅,甚至制造台前幕后的八卦新闻时,音乐就已经随意地飞扬出来。而我们要做的只是竖起耳朵,和他们一起来玩儿过家家吧。

首支主打单曲《Feel Good Inc.》早已成为近来曲式起伏最精彩的流行榜单热门曲目,与上张专辑中的《Clint Eastwood》相映成趣,是典型的Gorillaz风格。作品由De La Soul的狂笑开篇,在动感十足的旋律下,忧郁伤感的吟唱与神经兮兮的RAP,这完全不搭界的两种声音被调皮的bass低音、跳跃的Hip-Pop节奏和迷离的吉它扫拨完美串联,洋溢着时髦的腔调,难怪会被IPOD拿来作为广告歌使用。

以《Feel Good Inc.》为中转站将整张唱片分割为两个异想空间:

开场曲采样自70年代经典恐怖片《僵尸的黎明》(Dawn Of The Dead)中未发表的配乐片断,预示着一场召唤灵魂的阴谋开始启程。

Last Living Souls》、《Kids With Guns》、《O Green World》和《Dirty Harry》为我们勾勒出现实的阴霾,处处危机四伏却浑然不觉。基调仍然延续了上张专辑的风格,Damon标志性的懒散嗓音,配以弦乐、原声吉它以及儿童唱咏,引导出的竟是Underground Hip-Pop极富挑衅的节拍。在音乐结构的处理上明显地更加趋于复杂多样。

“感觉很好”之后,Gorillaz便迫不及待地引领你进入下半程旅途。从《El Manana》出发,Every Planet We Reach Is Dead》略带邪气的蛙音效果吉它Solo和《November Has Come》咒语般的RAP粘贴,仿佛渐渐把人拉出地球引力范围。All Alone》、《White Light》与《Dare》复古的电子舞曲则让人降身外太空奇境。这时《Don’t Get Lost In Heaven》在提醒你不要在天堂迷路。《Fire Coming Out Of The Monkey’s Head》里老影星Dennis Hopper的朗诵与Damon柔软祥和的唱词彼此交替,诉说着关于火的寓言。而主打曲《Demon Days》在最后时刻出现,由福音衬托着主唱的梦呓悠扬响起,似乎永无止境。。。。。。

在旅程的尽头,洞穴开始浮现,快乐的人们远离恐惧,他们知道猴子很快将从沉睡中醒来,没有尖叫、时光停止。在这场恶魔的阴谋中,你可以挥一挥翅膀,拍掉灰尘。

附记:

此次Gorillaz的主角之一,出生大阪的吉它妹妹小面转眼已经长成十四岁的小姑娘了。

如果你坚持要给《Demon Days》一个名份,那么这是一张英国风味的嘻哈唱片,而 Gorillaz保持了英国式的傲慢。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