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8日大清早,一辆面包车载着我和我7年以来留存的大堆行李离开了师大,来到我现在租住的小屋。在车开出校门的一瞬,我想到了7年前我和小星提着一个行李箱坐着校车来到师大的情景。7年间,我胖了又瘦了,小星也常驻郊区科学园了,师大的样子变了很多,我的行李也从一只箱子变成了如今的三个箱子的杂物、衣服及几大箱的书籍。

离开校园的两个月,以前在家只会切菜,不会煮粥、不会煮饭、不会下面条的我已经学会了做不少菜。现在的我每天早起上班、下班、上超市买菜、系围裙做晚饭,过着非常有规律的生活。想想7月初在家休息的时候,妈妈还担心不会做饭的我以后要怎么过呢,一直说以后一定要找个会做饭的男人。要是妈妈看到我现在这样买菜做饭的样子,不知道是欣喜还是担忧呢?离开父母和学校老师的庇佑,我最终还是要一个人面对生活、面对工作,这样的成长是快乐吗?

像亦舒说的“每个女儿原本都是爸妈的小公主,可惜长大了,总得穿上铁鞋,去走那条可怕的人生路,她,招昭明,她,梁守丹,全不例外,走到哪里是哪里,苍老,疲倦,仍然得憔悴地一步步挨下去。”每天闹铃响起的时候,我都会有那么点绝望地想到又要上班了,又要挨过一天了。

目前的我,工作上还算能应付,除了日常发稿外,还编译了几篇外电,写了两篇分析报告,组织的专题连续两周被评为“一周好专题”,工作没有太多快乐也没有什么痛苦,只是谈不上热爱。

我一直搞不清自己真正想要的工作是这种靠业务说话,富有挑战性的,还是那种不需要怎么动脑就能轻松机械化完成的。其实我真正想要的生活是像古代侠客那样,没有工作和生存的负担,自由行走江湖,畅游大江南北呢,只是如果真的在畅游各地中度过此生,我应该又会遗憾自己的人生没有留下任何自己的作品或成果吧?看吧,我就是这样矛盾,这样贪心,想要的太多,反而让自己不容易开心。或许我会一直徘徊在这般迷茫的漩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