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11日

这一周走马灯阿。

主题是送树苗上新幼儿园。这个幼儿园就在去以前我们系和研究园的要道上,熟人多。所以我这周一会收一短信:看见树苗在和一小女孩玩呢。看见男老师抱着树苗玩,特和谐。——我乐得,眼报神耳报神阿这都是。

积极迹象越来越多,其它不说了,说说“从没有过的事”:

1。每天去接树苗,树苗都正在老师那混呢,不是说话,就是猴人家身上耍赖,或者是在房子里帮着收拾东西,从洗碗机里拿盘子出来。还要那男老师跟他走。男老师温和说:我还得照顾其它小朋友呢。不管能不能拉走,树苗情绪都是很高涨的。

2 早上出门积极了。某天因为前一天睡觉晚了,早上睡不醒。我说:那你今天就别去M园了,待会去V园吧。人家挣扎着醒过来:说,去M园。 穿衣服裤子鞋袜那个利索!(以前那个去幼儿园的痛苦,一用奖惩体系,不行就倒计时,再不行就恐吓。)

3 有固定的女孩玩伴了。最近3天,都和一名叫F的女孩玩,玩拼图,玩滑梯。(以前的幼儿园,女孩好像都不和男孩玩。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时树苗在路上见到同班女孩,别人叫他的名字,他都会缩到我身后,把脸藏起来。)

4 开始能自己玩了。回家也不要求看电视,往往先回自己房间,玩一个挪威地图的拼图。大概和幼儿园里的世界地图拼图衔接上了。时间之长,要在以前那肯定是已经昏睡过去了。

5 开始自己安排自己活动了。以前树苗总是问:现在我要干什么? 等大家给安排节目。现在他说:我要玩玩积木。以前玩积木是必须有人陪玩,否则就不会搭。今天他没提任何要求,忙乎了一下,搭了“许多树”,我们一看,大小树木高低错落,中间还有小房子,还真好看。

6
开始接人待物了。以前别人问树苗话,他就闷头不说。等别人走出去几百米了,他才把该说的话说出来:“我X岁了,”-“你好”。

昨我接树苗,地铁上位置一边一个,树苗旁边坐个中亚美女,问树苗:你叫什么名字?树苗憋了一下,说了。对方没听清楚,他又说一遍。美女问:你是从哪里来的?树苗说:“幼儿园。”
两人还唠上嗑了,什么你住哪,我住哪的交流了一通。我在对面眼珠都要掉下来了。后来我身边位置空下来,树苗脸红红的跑到我身边坐下。——不但这样,和外婆说话也好了。以前让他和外婆问个好真难阿,今天打电话,他不但问好了,还毫无障碍的背了首诗。

那我们就一点不为难啦,这就去和树苗这边幼儿园老师说去。老师很理解,说:树苗应该是很适应蒙氏系统的孩子。他喜欢学习,喜欢把东西整理出秩序来,还喜欢自学。我简直太欣慰了,说:树苗最近在这里也越来越好了,不过我们想着孩子只有一个童年,还是尽量。老师说:是阿,我们当然会想树苗,不过只有一个童年,的确应该尝试下其它的可能。她还说:一般幼儿园是15号或者1号交费,交费之前都可以说退掉的。所以如果树苗万一不适应,她们特别欢迎树苗回来,如果树苗适应,她就祝福树苗在新园能过得好。我表示我们想给树苗在幼儿园做个告别聚会,弄点蛋糕阿啥的。老师特别欢迎,连声说: 有这个过程来告别,很重要,对树苗,对其它小朋友,对所有人,都很好。
——我们约定周二电话,商量具体事项。

课程方面,学会用Ms Project 软件。太方便了,比起来,以前就是用手在土里刨食阿。

小组合作也非常好。我们这个组,HC是自己开顾问公司,S是做设计的,C是家里开劳务公司的。做case讨论的时候,HC擅长表达和给框架,我擅长提实际的解决方案,把课程上新学的程序、表格、公式套进来,S擅长各种模板和logo设计,C就跑回家里把材料彩打装订成很正式的样子,配合得简直天衣无缝。通过这个小组,我真是学习到,团队建设,前戏一点都不能少。开始讨论内部规则的时候,我们订的规则之一就是:每一成员的声音都应该被听到,之二是:每次小组会议的角色要轮换。 真是形成了互相尊重,各尽所能的局面。结果就是效率非常高。

另一方面,我比较高兴的是,挪威语有了很大进步。课程里我们每人都有coach, 周三和coach谈话,她说:你这个夏天,挪威语真有了很大进步。整句整句的话里没有一个错误。——我深觉得那两次翻译是主要原因,翻译把好多词汇都激活了。这和我英语口语流利的原因是一样的,在大学毕业后一年,兼职带了些欧美导游团,着实是提高一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