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得把我去四姑娘山的故事结结巴巴的说完。

 

我们在山里的路线是从入口处出发,第一天在木骡子露营,第二天在卡子口露营,第三天翻过垭口在垭口下面的毕棚沟里露营,第四天出山。这条线路大多数人走三天,为了照顾我的体力,我们走了四天。

 

早上起床总是腰酸背疼,睡在地上总归不舒服,出来之后用小油罐烧水喝一杯咖啡,吃一块巧克力,收拾好帐篷和睡袋就上路了。还是有点高原反应的,因为一路上都有点困。中午吃馍馍,就着酱豆腐、老干妈辣酱、咸鸭蛋和腊肉,再烧一锅水放点汤料。如果天气好,不下雨,我会做个面膜。人嘛,底线还是要有的。

 

晚上还是吃那些东西,不过我会要求吃包方便面,冷冷的馍馍总不如热乎乎的面条有吸引力。翻过垭口之后,老杨拔了很多可以吃的野菜,作了一锅野菜汤喝,味道还真不错,由于没有带盐,所以汤里放了腊肉和咸鸭蛋,冲点咸味儿。那时候的信念仍旧是:到了成都吃皇城老妈且!

 

蛋蛋加上这次一共去了三次四姑娘山,由于大雪加上队里有人体力不行,垭口都没有翻过去,上次翻垭口,有齐腰深的雪。这次翻是夏天,除了风大一点外,完全没有看到雪,我柱着我的登山杖,竟然第一个到达垭口,还不觉得怎么累。倒是下山非常痛苦,一路的滚石,一路的跟头。

 

在我们翻垭口的同时,还有一支队伍去登骆驼峰了,后来我在飞机上看报纸(看,我非常热爱阅读),看到那支队伍在登骆驼峰的途中遇到了飞石,登山向导殉难。我认为雪山真得太危险了,尤其是藏传佛教的神山,一定不要去登,殉难者不计其数。

 

老杨说了一句话我认为特别好:“很多人登上雪山总说是自己征服了雪山,其实是雪山接纳了我们。”

 

出山之后,到理县,先找到一家馆子吃饭,特别想吃鱼,就点了酸菜鱼,真得好好吃啊,嫩嫩的鱼肉加上有点辣的酸菜味道,一直吃到肚歪。在四川,随便一家街边小店做出来的东西都这么香,味道浓浓的,可以让人回味良久。吃得时候,我有点愧疚,因为老杨把我们送上车之后还要再翻垭口,顺原路回去,想想都觉得辛苦极了。

 

距离理县20多公里有个地方叫“谷儿沟”,据说能泡温泉,我们刚从山里出来就包了一辆小车,颠簸了半个小时到了“谷儿沟”,天降大雨,我们在温泉山庄里美美的泡了一会儿温泉,我又做了一张面膜。虽然不是露天的那么爽,不过爬山之后能有温泉泡,绝对是一种享受了。

 

我们回成都的那天,刚好是彻底关大桥恢复通车,从彻底关大桥上通过,看到了那块砸桥的罕见大巨石,还有一些人,在桥上宣誓入党,有电视直播的。

 

回成都的第一件事就不用说了,当然是去吃皇城老妈,点了我最爱吃的黄辣丁,却发现,皇城老妈比起街边那些小馆子的味道竟然差远了,感觉一点儿味道也没有,价格却翻上两番。果然是骗外地人的东西!我和蛋蛋吃得心惨惨,觉得真是耽误了一顿大餐,早知道还不如再去吃一次川江号子呢。

 

我又去了成都宽巷子里的那家星巴克,宽巷子已经不是以前的宽巷子了,越来越像北京的荷花市场。而这间星巴克,却是我见过得最不错的星巴克,古香古色的建筑以及古香古色的桌椅,非常好。喝着咖啡,看着书,我心里想着:快回北京吧,回到北京就去把寄养在我爸妈家的猫啾赶紧接回来,我妈说,它已经闹翻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