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为了赎罪而活,却让鲁鲁修靠死去而脱罪。死是朱雀所渴求的,他把它亲手给予了鲁鲁修。这样一想,朱雀不但是可以理解的,甚至是可以赞美的。

但是用郭德纲的话来说,这么想的一定是神经病!

鲁鲁修自己选择死亡有逃避的意味在里面,也有事到如今无路可走的意味在里面。那个结局可以说是神来之笔,但总有其局限性,千万次琢磨,每次都有不和谐的涩味。我相信反逆一开始并不是以“个人主义者最后牺牲自己换来世界和平”作为最终主旨,否则不会刻画得这么仓促,对比之下,还是某部小二黑结婚式的以村长儿子娶媳妇为主题的民工漫来得更加从一而终呀。

这么想并不是无爱了,只是时间一久就会试图从别的方向来理解曾经发生过的情节。无爱的反而是道长,今天退定了景卿坛子,即使阅读器时时更新也根本不去看了。为什么萌这么完美的一个角色却要这样没滋没味的收场?

这几天回家重看了很多蜡笔小新,野原新之助和风间澈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难得的是色狼一样的前者还真如鸣人巴着佐助一样的上赶着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