沾泥带水之累,唯恋而已

为了叶儿就暗恋森林,
且痴且慧,何尝不是幸运。
兜兜转转,雨过河源,缘只为一瓢在手。

五年转眼而过,几不接受这份沉重如此轻盈,
睡的不是很好,到底少年心性,
胡天胡帝,为云为雨,
来了半杯红酒,才逐渐温暖而镇定。

也就是如此,
转角逼戾处,秾艳纷纭时,也在试探胸中丘壑。
爱过每一个人,请祝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