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曲打败了前奥运冠军德国队,但毕竟没有再创造奇迹打败世界排名第一的荷兰队,仍是觉得有点遗憾。
其实认真说来,能拿银牌已经非常不错了,毕竟曲棍球在中国的普及性和关注度真的很小。在韩国人发表不少BH言论使得我对韩国人越来越有抵触情绪,女曲教练金昶伯是少数几个我仍心存好感的韩国人之一,在于他不仅把女曲带的很好,而且在5.12地震时,也慷慨捐款10万,作为一名洋教练来说很难得了。

今天的唯一惊喜来自于在电视上看到孔令辉的出现。自他退役当女队教练后,我就常常期待能在乒乓球比赛中看到坐在教练席上的他。今天下午的铜牌争夺赛上,作为郭跃教练的他果然在看台上,电视给了几个镜头。而更大的惊喜是,北京台《光荣与梦想》节目在直播张怡宁、王楠之间冠军争夺赛时,把小辉给请到演播室做嘉宾了。据说是郭跃那场比赛完后,他刚赶来节目现场的。虽然照例他没说很多话,但毕竟他是作为嘉宾来的,镜头会总对着他,不需要像以前那样在电视镜头前寻找他的身影。这次我可以看个够,即使他已经发福了,老了,不复往日的神采。但不管眼前的小辉是什么样子,在我心中最清晰的永远都会是2000年奥运他打败老瓦激动地跳到教练身上的样子,那时候我还是个高中生,那时候他实现了大满贯,意气风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