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爸:

你好。

 

上上个星期天我们又去看你啦。

 

北京今年夏天多雨,我有点儿不放心。去了一看,都挺好的,我就放心了。

临出发前我去买花,天突然下起雨来,但是一拐弯,到了老太太那儿,就只是小雨点,后来就没再下,但天气就很凉爽,到我们中午离开的时候,才又热起来,我知道,这都是你施的法术,你还挺行的老头儿:)。 我们冬天最后告别你的那天,天也下了好大雪啊,还有第一次去给你选墓地的时候,也下了雪。

 
安葬你是在冬天,虽然你睡的地方依山傍水,但总是觉得天辽地阔,有点荒凉。这次一去,赫然发现路边的庄稼长得好高,两边的杨树更是枝繁叶茂在空中握手,显得路都窄了,所以我开得慢了一些。你后面的山也全绿了,真好。这样我们可就更加放心了。

 

你这一辈子,我都没为你作过特别了不起的事,那我对自己满意的呢,也就是跟你一起去了欧洲,去了台湾,还有就是为你选了这块地方,位置不错,你呆的地方也清静,旁边还专门有一棵树。别的我也没为你作过什么。我都不敢细想,细想只觉得自己太懒了。配不上你这么好的爸爸。你真是太好了,所有认识你的人都说你好,这是很了不起的。历史上总有些人,想名垂千古,现在我作为一个中年人觉得,比起你来,他们算个屁啊。

 

我们带了一桶水去,把你安睡的地方擦洗啦。我们都哭了,我先跟你说话的。妈妈说让我有什么不高兴都跟你说说,说说就好了。我可没说,那些事跟你都没有关系,我就说我们都挺好的,人世间的事你不用再操心了,都会好的,不好是暂时的,一切都会好的,我是很有信心的。我这样一说,妈妈也释然了,也学着我的话跟你说了一遍。

 

大头也想去看你,不过他还是太小了,我答应他十年后再去。但是那天晚上我们从外边回家,你这外孙子说:“唉哟天上乌云密布,只有一颗星星,一定是姥爷!”对啊,你这外孙子比我还会说话,另外会讨你喜欢的是,他比我数学好,还会弹琴。本来希望你多在些日子,看着他上清华的。不过你不在,他也一样可以上清华,就像你在,我也上不了清华一样,呵呵。

 

后来我们告别了你,回到城里,我又带老太太大吃了一顿,每次我们去看你回来都会大吃一顿,一个是你不是住得远么,来回一趟,要些时间,我们总是挺饿,还有,咱们一家都是爱吃的人,你要在,也一定会加入我们去吃顿好的。

 

昨天我回家来吃晚饭,比平时回得早,结果正看见老太太在一边哭一边擦地。对啊,她还是那样爱擦地。我也没什么好劝的,其实我心里是有点烦嗒。我就尽量不哭,有什么好哭的?让你知道了,你又要担心。而这些事都不要你担心,爸爸。

 

后来我们就吃饭,我说起有一个演员刚去世了,我年轻的时候,你女婿说我长得有点像她呢。老太太说起你们一个老同事瘫在床上了,老太太又哭。我就说,反正呢,人生的去路就是这样---你只能选一样儿:或者,是年轻轻的,不知道招谁惹谁了,得了绝症,或遇到天灾人祸,就在众人的扼腕中去了。或者是,年老了,身体和精神都不如已意,直到大限。人生就是这么两个选项,你说是么爸爸。

 

不得不说我还是很会劝人的,老太太一点点释然了,所以你就放心吧。

 

我想起年少时的春天,我和你一起骑着自行车去公园。你总是说“我吗,反正就最多再活个二十年,我就是希望你能好好的。”

 

我和老太太议论着,我们呐,都觉得你一定已经转世了,像人生只有两个方向一样,我觉得老爸爸你,现在也是两个方向,一个是投胎到好人家儿当小闺女,(英国法国美国意大利你选个地方儿吧),一个是化身为菩萨,在山清水秀的地方受众人的香火(京都杭州曼谷台北,你选一个地方儿吧)。

 

唉哟,爸爸,说着说着我又点难过了。前几天我们把小相机的一些照片洗出来了,结果里面有一张是我上班出门前大头随手给我照的,有点模糊,不算很好,我就拿来当书签用。然后我拿起笔,想在后面写上“宝宝为我拍的照片”,但是落笔两次,都要写成“爸爸”,这真是有趣的事,是你要跟我说什么吗?

 

先这样儿了,我先去吃饭了。我今天带的苦瓜和豆腐干。

 

我爱你。永远想念你。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