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四書繪序

 

徐 渭

 

嘉靖辛亥,予讀書于錢塘馬瑙山寺,寺西近岳鄂王祠,兩廡壁畫王出處及征討撫降事,人馬弓旌遲騖伏匿之勢,行營按壘叩首呼歡相問訊之狀。顏色丹青能顯,其跡畫不能顯,輒複略書表敘,必之尋史冊中語,似更明暢,且勸人。其後讀內經氣血等篇,藏俞府俞之類,及諸經絡皆三百六十有五,扣其所在,雖百注解不了也。行市中買明堂圖四,長縈為脈,圓孔為穴,脈血名字就記其旁,關鍵貫穿,向所不了,一覽而得焉。四書中語言,聖賢之精意也。全體似人身有脈絡孔穴,隱藏引帶,不出字句,而傳注講章,轉相纏說,未免床上疊床。乃感前事,始用五色筆繪之,即其本文統極章段字句,凡輕重緩急,或相印之處,各有點抹圈勾,即以色為號,複造形相別,色以應色,形以應形,形色所不能加,乃始隱括數語,脈血之理,自謂庶幾燦然。夫繪之與解,均屬筌蹄,但其異處,雖渭序中不能自表也。學士君子,觀其繪筆,幸有以相教,然渭所作繪之意,率感於明堂圖

 

《徐渭集·徐文長三集·卷十九·序》,中華書局,1983.4,第二冊,第521頁。

 

 
* 明堂圖:見百度百科 -
臟腑明堂圖

 

小石按:

文長《四書繪》一書見於朱彝尊《經義考》,此書已佚,而序猶存。是書大致乃評點四書之作,類于徐奮鵬《四書捷渡》(全稱為《新鎸筆洞山房批點詩經捷渡大文四卷》,有明天啓王荊岑金陵刻本,今藏復旦大學圖書館)、李贄《四書評》(共十九卷,有明萬歷刻本,佚名批校八行十七字四周單邊單魚尾,今藏華東師大圖書館;又有上海人民1975年整理本)以及張岱《四書遇》(此書為稿本,不分卷,馬一浮跋,現藏浙江圖書館;又有浙江古籍1985年版的點校本)。

戴忠甫《繪孟》(是書現有兩種版本,一為明天啓閔齊伋刻朱墨套印本,九行十九字白口四周單邊;另一為普通刊本,乃龔惟敬編,明天啓六年刻本,九行十八字白口無格四周單邊),沿用此“繪”字以別往者“傳箋注疏”之類,蓋緣于文長《四書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