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回乡的收获之一,就是翻出来时代久远的俺的画儿们。从初中刚中考完尚未对漫画有一丝概念的时候开始,到临近高考的最后时期。风格一变再变。当然都是自娱自乐,业余水平的--#

很怀念……对俺来说败也画画成也画画的年代。自习课上昏昏欲睡匍匐在草稿纸与练习本的纸堆里偷偷画画的年代,俺似乎永远也睡不够。许多涂鸦随习题本一起被扔掉了,还有一些因为当时得意而保留下来。每周一次回家,宝贵的一下午休息时间,多半被俺用来乱画一气了。可是即使打着瞌睡回到课堂,一幅画完成时心里满满当当的幸福感,现在却难以再次体会。   那么,以下全部都是俺少女时代的习作了。风格那还真叫一个多啊||||||||咳嗽ing……             image 高一的画?埃及幻想题材。但是实际上画这个的时候俺对埃及啊希腊罗马什么的完全没有研究…… 那个时候还是尼罗河女儿风行的年代。无数小mm惊艳与海带星星眼。小dd们应该还在爱着圣斗士,天空战记之类的,不过俺也很喜欢就是了。尼罗河女儿里面俺最喜爱的是伊兹密(it's me?--#)王子了。记得第一次翻看尼罗河女儿是在羊毛衫家里。对日式卡通毫无概念的俺指着伊兹密王子的画像说:这个阿姨好漂亮。 于是羊毛衫同学毫无悬念的立扑了……现在想想自己也会扑=__= 后来俺马上接受了日式卡通的规则,喜欢上了悲情美丽(喂!这什么形容词啊)的伊王子>_<。最爱伊兹密抢走了凯罗尔,被火中出现的哥哥枪击,又因为凯罗尔已经怀孕,为了她的安全而不得不亲自送走她回到爱人身边那段。当时俺那个小心肝啊,给哭得……                 image 仍然是高一。ms那时候俺很喜欢在人脑袋上顶一个巨大的马尾辫子并围绕它做许多修饰?那时候全都是全身像啊!现在俺再也没耐心画那么多装饰了|||||     image   高二的东西了。方便面头与海带女人。笑。 原稿手上已经没有了,因为拿去封塑送走了。比较神奇的风格,在之前与之后都不怎么再次出现。从衣服与眼睛来看,应该是受了clamp的影响。不过为啥会这么方便面呢?抓头。阿草草看了则说像海白菜。默…… 这是送给琼同学的生日礼物,但是也送给了羊毛衫一份的,给羊毛衫的那份是复印的,但是手写了很多有趣的文字,可惜当时没留底,俺自己都不记得写了啥,只记得写的字体比较特别,要是还有机会能联系上羊毛衫就好了,珍贵的回忆啊,泪。那时候羊毛衫因为分班去了别的班级,俺高一时候最好的朋友啊!琼同学则是俺高二与高三最好的朋友。送之前因为答应的是“一份独一无二的礼物”,结果她得知羊毛衫也有以后有点生气。俺解释说这世界上只有你有原稿,难道不是独一无二的么?事情才算了结。 话说九几年俺学校附近的复印店还真不怎么样啊,现在留下的复印稿效果非常的差劲。       image   忘记是高一还是高二了。这个明显是看倾国怨伶看的。俺进高中以后才接触漫画,而第一部漫画作品就是倾国怨伶。一起住校的mm们从一位男同学那里接到的书,然后大家传看。一个二个小心翼翼的翻页,因为看的人很多,而他又特意叮嘱要小心看。现在还觉得神奇,那位男同学很喜欢倾国怨伶以及火王的。当然他也喜欢少年漫画--b。俺看的第二部漫画是幽游白书,也是从他那里借的。也是大家传看。现在返回来再看,其实幽白画的比倾国怨伶成熟的多。但是初初接触漫画,被开头几页美丽得要死得图震惊到目瞪口呆的回忆深深烙印在脑海里,再也忘不掉了。 后来马上快高考,最后的一个月里,俺还问那位男同学借了圣斗士星矢的冥界篇。在临考前被卡妙与冰河最后的诀别郁闷到,又被沙加的美貌(这个女人又来了||||)与实力击倒,最后哭得淅沥哗啦,因为黄金GG们都死了!!!说实话,到现在俺也没为五小强哭过,明明人家星矢最后其实是死掉了的……俺是不是太没心肝了呢?望天…… 插播花痴一则:话说俺很喜欢车田正美的《钢铁神兵》里面的凤大人啊!真的超超超喜欢!凤sama啊>__<!音波攻击!坐骑也很帅啊!如果可以听到您的美声就是死也情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到底有没有人跟俺一起萌啊!(喂!你也适可而止吧!抽!)
不过那里面两个主角的名字有点寒:钢太郎与铁兵……特别提示故事开篇,事情是从一个叫做“北京国际会议中心”的地方开始的。刚看到的时候俺惊了下,然后那个震惊马上就被看到主角名字的恶寒给击败了……
关于车田正美呢,要多说两句,俺高二时候画了一个上午没有听课,而是多在抽斗的背后一口气看完了静斗士翔。因为担惊受怕,加上时间实在有限,所以没留下什么特别的印象。但是有一个小小的地方让俺印象深刻。boss是精神攻击,附身在死去的同伴身上(长得很像瞬,难道瞬被附身是被诅咒过的么?),可是在攻击的最后关头,死去的同伴却自残阻止了攻击。车田很多招术的设定被称为江郎才尽,这个其实……也挺重复的,不过俺觉得那一节boss的恐怖被表现的很到位。无处不在的精神控制,无法躲避也很难抵抗,强大到连死人也能控制,说不定你看着好好的同伴,其实在之前的战斗里已经死去,被boss混进团队的感觉……车田的招术在这里由物理化学的攻击转化为精神上的压迫感。到底同伴能不能信任?怎么确定他们之前没有死掉?战斗变成需要智力的游戏了。十分中意这点。从此俺对精神控制是最高攻击十分认同,导致俺看罗德岛战记时不断点头就像那招财猫在挥动的手臂…… 大四时候才补看了高三时候那位男同学说让俺二选一却落选的《一刻公寓》。嘿嘿。             image   忘记是高一还是高二了……orz 好像当时在看圣魔传?因为看不到结局怨念导致俺开始工作后刚有了点钱买的第一套漫画就是圣魔传……同批买的还有花音。自己都不知道为啥会在04年买这两个漫画 依旧是全身像……这里其实有点借鉴印度风。因为当时同时在看的是泰戈尔的短篇集《饥饿的石头》。看完那篇脑海里出现了很多形象,朦胧夜色里飘荡着过去美丽而寂寞的灵魂们的记忆,被引导进过往辉煌旧梦的青年一夜夜在巨大石头宫殿的残骸里消磨掉意识。白色与金色的残影。 奇怪的是,现在突然拿出来看,为啥俺会想起沙加呢……逃               image   高三的画了。 这个时候俺看了城市猎人。很喜欢这部作品,并进入北条司fan的时期。在俺紧张的学习之余还临摹过几张北条司的画呢!复印了一批挂在床头的蚊帐上。笑。(别问俺为啥是蚊帐……)同挂的还有颜开的雪椰头像一副以及俺只考得27分的数学试卷一张…… 不可否认,临摹是学习很好的一个方法。俺也就临过2张,对比前面的画俺就什么也不说了。04年为了画POT同人,也临摹了几张男孩子的,结果俺马上就会画男孩了。爆>_<!后遗症是俺只会画不超越POT风格的男孩子……看来需要多多临摹其他大家的作品才行啊。 哎哎,为啥这张这么魔幻武侠呢?还有,那把剑难道是粘在手指上的么?那些个像锥子一样锋利的手指们啊!好像不需要别的武器一样可以做有效攻击啊!还有……依旧是全身像,依旧是脑袋顶上一个巨大的马尾辫子与莫名其妙的装饰物。美丽的姑娘穿的其实喇叭裤啊拉拉拉拉~~~ ps:阿草草看了说,你真有毅力。注意,此处用的是“毅力”而不是“耐心”。是啊,俺那个时候到底哪里来的这么多时间画这些小碎的花纹的呢?         image   同系列的画了。全部……是女孩子啊! 记得这张曾经拿去试着上过色。记得上色很失败。记得……俺把上色的稿子跟色笔一起扔掉了…… 十分庆幸俺保留的是原稿。有人曾经问俺要原稿来着,俺当时一个小气就没给。要知道留下的复印稿现在都没法看。
ps:某不良猥琐神父你看清楚了!人家女孩子穿的是喇叭裤,只不过刚好大腿那里贴身了,不是里面没穿内裤!!!不许侮辱俺纯真的少女时代!                   image   高三临近高考时候的画了。这个时候俺的画明显与以前不同了。那就是:俺 开 始 用 钢 笔 排 线 表 现 明暗了。惊叹!查看了同批的其他画,真的很惊奇。虽说也不是特别好,但是如果那个时候俺坚持这样的画法,并坚持画下去,估计俺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那个时候俺还真敢画,一笔一笔那可是墨线啊,就这么画下去了,完全没有美术概念,什么三庭五眼,什么几头身,什么明暗交接线,全然不知,完全凭直觉画下去的。现在是不会再出这种风格了,因为胆子小了压。泪!T T 还是比较喜欢最后这批画的。不偏日式卡通,又初步有点正统黑白画的感觉。技巧是零,但是效果还凑活吧…… 选的这张是参考的图案世界的一张雅典娜的小图。算是临摹。放大的临摹。嘿嘿。那段时间很迷图案世界啊,导致俺现在也很喜欢看花边藤蔓的图案什么的。黑白装饰风的东西喜欢。 反思。现在画的东西背景反而没有,其他必要的装饰也没有,明暗不知道怎么表现。真是越画越回去了。是不是该考虑大规模的临摹一批画了呢? orz……俺懒了……不如高中勤奋了……脑子傻了……上天啊快来鞭策俺吧!!!(于是现在还不睡觉准备明日上班继续偷工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