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做了第二次B超,男孩。Sean是他的英文名,纪念德福奶奶的爱尔兰血统,中文谐音小牛。我准备大号叫做刘小牛,跟我妈姓,最操心的就是老妈,也得给老妈留个纪念。

    也有坏消息。我的胎盘似乎有前置的嫌疑。说嫌疑,因为中期B超的判断为时过早,等肚子再长大,跟吹气球一样,胎盘说不定就跟着往上挪挪,从宫颈口挪开。28周还要再来一次B超确定。医生说了胎盘前置的危险,德福脸上的欢乐立刻消失了,使劲捏我脚,怕什么怕,还没到怕的时候呢。

    如今最重要的是小牛很健康,这次他没有上次那么能蹦跶,让我很不满意,德福说你给人这么小个房子,你还指望人打冰球玩儿。技师从头到脚的看了一遍,我顺便把脚趾头手指头都给他数了一遍,很好,20个。看心脏的时候,叫小牛转个身呗,人家不转,把我转来转去指望小牛跟着转,人家还是不转。德福得意的宣布:看,我儿子,从来不听话。切,不信我治不了你,我就戳他,你给我挪挪,小孩还是得打,一戳,他就挪窝了,很不满意的手脚乱晃,清清楚楚的看到小心脏四个心室挤来挤去。医生说他重点看瓣膜,人家果然是训练过了,我只看到灰乎乎一片的脉动。

    出了医院,德福恨不得把我扛上走。如今这个待遇看来要进一步升级。回家搜了搜胎盘前置的后果,有点怕,但是,还有很大可能会挪开。我说小牛,你加把油,帮妈妈把肚子撑大点,对大家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