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是攀登海陀山的计划,两天,晚上在山上露营。

 

我们来看下百度百科对海陀山的介绍:海陀山位于河北省赤城县西南。东挽承德,西连张家口,北靠坝上草原,南接北京市。总面积达11224.9公顷,主峰海陀山海拔2241米,是京北第一高峰。

 

看到这里我“扑哧”笑出了声,户外青年们带着我登海陀山,他们真是瞎了眼了。

 

要说我是个纯种的装备派动物,登山用的家伙事儿齐全得很,我的登山杖是队伍里最贵的,价值九百八十大元,什么碳素什么的,非常轻。我的睡袋也是超轻薄超暖和的,冲锋衣、速干裤、登山鞋、速干T恤、登山靓包(青蛙王子包)一应俱全。另外,我还有超级强盛的小宇宙,足以毁掉每一次规划好的登山行程。因此,上述这些东西,基本都是摆设。

 

周六那天,我们一行五人雄赳赳地出发了。

 

到达海陀山脚下的时候,蛋蛋习惯性迷路了,走了一个小时的碎石子路,才算找到了正经的那条登山路。那个时候太阳还有点晒,我背着自己的睡袋和水,一路无话,流汗不止。另外的四个人还走得有说有笑的。不过我也一直竖着耳朵在听他们讲话,发现其中有个人:远囊同学,有非常好的“打退堂鼓”的精神。他一直在说:“好累啊,咱们最好迷路然后就回去了。”“走错路吧,这样就上不了山了。”

 

走到山底下,我觉得背上的包有千斤重,我超轻超贵的登山杖也没能给我减少多少负担。于是我开始暗暗祈祷:“神啊,赐予我力量吧!”

 

灵验了,上山的路还走了不到半个小时,突然天降暴雨!

 

刚开始大家还对这场雨有所期待,觉得一会儿就能过去,结果全身都湿透了,也一点儿没见停。于是大家开始搭帐篷,钻进去避雨。我在帐篷里很开心地吃了一包Apple带的锅巴,煮了一锅方便面,还喝了一小杯咖啡,日子过得舒坦极了。吃完东西,我躺在帐篷里,听着劈劈啪啪的雨声,进入了幸福地午休状态。

 

大概一个小时后,我被远囊和笨笨叫醒,天放晴了。

 

蛋蛋提出继续往上走(这个白痴),因为天气很凉爽。这个时候,远囊的力量发挥了:“什么往上走!现在就下山!晚上还能赶上去吃柳沟火盆锅!”我果然没有看错他!这个时候,我只需要用四两拨千斤的力道,不经意地说一句:“唉呀,刚下过雨,上山的话衣服会被灌木搞得湿嗒嗒的,很难受啊。”

 

大家很快就达成了共识:下山,吃火盆锅去!我太喜欢这样的活动了,又健康又美好。

 

柳沟的火盆锅也不知道是谁发现的,特别适合在寒冷的日子里很饿的情况下吃。周六那天虽然算不上寒冷,但是由于下雨,所以非常凉爽。火盆锅就是在中间有个火盆,里面最上层盛满了一层厚厚的腊肉,下面是三色豆腐、白菜和粉条,香喷喷的咕嘟着上来。周围放满了十几道小菜,有小点心、小凉菜、小碗炖肉、小拌菜等等,按照人头收费,一个人二十二元。柳沟的这个院子都无数家火盆锅,但是其编号按照早晚顺序,我们常吃的那家是2号,味道不错,最晚已经到好几十号之后了。

 

我第一次吃的时候开车两个小时翻了两座山到这里,都快饿晕了,觉得超级好吃。不过这个地方太偏远,顺路还好,特地的话就建议不要这么翻山越岭的过来了。

 

那天大家都饿得“屋脊溜兽”的(这次应该写对了,菜花说,这个词是形容动物饿得在屋脊上四处跑),但是我吃了锅巴和方便面,是唯一一个对着一大桌子菜和香喷喷咕嘟着的锅很平静的人。我总觉得腊肉没有以前香了,豆腐好像有股臭味。不过白菜和粉条真好吃,我们让老板加了三次。

 

吃完之后,大家心满意足地喝着茶聊天,互相推卸没能继续上山的责任。远囊说:“我只是说出了大家的心声而已。”蛋蛋说:“我一直就是主张上山的,但是我看笨笨夫妇也不想上了,所以就算了。”笨笨夫妇说:“丢人啊,千万别让别人知道。”而我,满意地蜷缩在位子上,安抚着我辛苦的小宇宙。

 

很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