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我们都经常自居为一名环保主义者。对任何有关破坏生态的事情义愤填膺,存在于口头上的支持成为所谓“环保主义者”的道义惯性。我和很多人一样,说环保,讲环保,却绝少做过切实举动和真正观念上的冲击。这次《视觉》版要介绍的摄影作品的拍摄者叫刘为强,一个单枪匹马在可可西里用生命换回最真实的藏羚羊生存状态的勇士。在他的作品面前,我们必须重新认识人与动物、动物与生态的那些不可言说的关系。

一个人,一台车,一年的时间……刘为强以摄影人的热情、环保者的热情,把自己的生命中最激情迸发的岁月留在了可可西里无人区。300多个日日夜夜,他走遍了可可西里、阿尔金山、羌溏、三江源中国藏羚羊四大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环保队员们一起巡山,抓盗猎分子,和藏羚羊一起迁徙几千公里,深入藏羚羊天然大产房---卓乃湖、太阳湖采访,行程58000多公里,拍摄了5万多张图片,成为完整记录藏羚羊一年四季生态---包括交配、迁徙、产崽、回迁、环境和风采的中国摄影第一人。这是张漂亮的成绩单,甚至可以让人在脑海中勾勒出刘为强驾车飞奔于空无一人的平原上的潇洒模样。可那只存活于想象,真实的情况是,人在可可西里无人区,可谓九死一生。前后4次翻车,一次步行80公里最后爬出无人区,数次遭遇打劫和盗猎分子,两次险些丧命野牦牛和狼群的攻击,一次迷路20多天,靠十几块压缩饼干维持生命,最后获救时体重耗掉40多斤……

刘为强确实是一个可以让人产生很多想象的人。他身上存在一种特质,就是在功利社会中已经极为稀缺的英雄情怀。那是一种是可以把全部生命托附于理想,肯于用所有激情去履行诺言的情怀。为此,他可以花掉自己十年的积蓄,可以在无人区守候一年的时光,可以把藏羚羊当成自己要珍爱一生的情人。他的这种情怀与藏羚羊一样珍稀。

刘为强是以硬汉形象示人的,一年多的奔波让他更添几分沧桑,但他的摄影作品却又如此多情。在他的镜头下,那是些跃动的、宁静的、安祥的藏羚羊,从它们的眼神里没有对人类的惶恐,没有对镜头的紧张。那些动作和神态,是这个星球上最后的宝藏。有很多照片,从观看者的角度就可以想象拍摄的困难。想在纯自然的状态下获得一幅理想的影像,需要耐心地等待。看了这些珍贵的图片,你就可以轻易理解,刘为强为什么要在那危险的无人区待上一年的时光。他甚至把自己几日藏身于地窖,去拍摄藏羚羊最真实、最原始、最自然的状态。

从刘为强的作品中,我们很难看出那些风尘仆仆的紧张状态。即使支身一人在自然和人文环境恶劣的地区内,刘为强还是把藏羚羊的生存状态拍摄得暖意融融。我理解他的镜头语言是在讲述,如果有爱,自然界的一切是如此美好。不去打破这和谐的宁静,就是最大的关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