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一年的最后一天了,耳边依然很吵,就像往常的每一天,只是此刻想要静一下。

这个月有很多关于2006的总结面世了,我偶然看到的,都转载在了我的博客上,虽然我不是一个很喜欢转载的人。
我只是喜欢一种沉淀感,这一年是那么轻易的滑过,它曾经发生了很多,悲伤或者幸福,荣耀或者耻辱,可能都会在欢庆的礼花中被遗忘,在CCTV的新闻中被掩埋。若在战火纷争的古代,我们会有个硬骨头的史官,他会拿自己的脑袋作为忠实记录的筹码,虽然只有那么几本,我们却依然可以看到狡诈或昏庸的帝王,忠诚或忤逆的臣子,艰辛却也暴躁的乱民,显然他们不是历史的全貌或者原貌,但至少是作为个体的存在而历历鲜活。但在莺歌燕舞的今天,我们曾有的记忆却被洗脱了那么干净,从google到baidu,从历史教科书到浪漫主义的革命电视剧,最后只留下民间的口头传说以及官府里那沾满蛛网的白皮书。。。。。。
我们的历史从来都是两个时态在进行,我们说的和我们做的,他们彼此那么和谐的共存,感谢我们的胡锦涛。
然后blog就来了,嘈杂很多,但我们终于不用再拿头颅作筹码就可以轻松了作我们自己的“志”,一种史官的兴奋感,我们也可以在众人面前评述当下,记录世态,无论是炙热还是炎凉。
至少众人写就的或大趋势或小情调的blog让我们彼此更清醒和真实的存在。
所以这一年我开始认真的写博客,我真实的存在着。

人都疲了,只有技术还在死撑着,在革命。我想WEB2.0改变的决不仅仅是当下表现出来的种种。作为一个技术型局外人,我觉得WEB2.0赋予了互联网的传统单纯“联络和分享”之外的含义,就是“责任和创造”。在这里,所有的内容我们用户来打理,事件的进程我们用户能控制,至少我在某一个瞬间,在今天已经日趋完善和庞大的互联网面前我却看到了自身不可忽视的作用,而徒然的精神一振。这算不算互联网的第二春?
不算,我一直觉得互联网是简化的社会罢了,这种徒然的振奋感是种操纵感,你能把握局面,你在影响着他人,怎能不兴奋?而这,在现实社会早已存在,也即小政府大自治的理念;类似于虚拟世界里的版面上版主权限的缩小以及用户价值的提升。二者之间如此的相似,只是感谢科技的发展将这样一种理念带入了互联网,无论是blog还是wiki。所以我说是技术自己还在延续着革命,我真的很感激。
那么告诉我,离开了互联网,我们为什么不能在现实世界中也影响和创造的更多。
所以这一年,网上网下我都积极的参与并改变着,

似乎都是虚的,的确,这一年没有太多成果,如同我在豆瓣上对今年的总结陈辞一样:
“ 1........
  2........
  3........
  .........
  
  天啊~我竟然还能这么乐观的活着,”


无论是利益和名誉上的考量,对于我这都是毫无疑问的平庸的一年,如果写简历,将没有任何闪光点可以呈现,对此我同样惭愧不已,憎恶自己一年来的懒惰。

但在这年开年的时候,我其实给自己定下的也是一个虚拟的目的,“融入到某种崭新的生活状态中去”,我想我最终还是在自我的放逐和不断的尝试中完成了这一任务。我确信在精神层面我看到了一片我未曾看到过的大陆,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我继续努力,并开始收获

刚刚听到外面的礼花声,敲下了这许多不明不白的文字。2006已经过去,印记都已留下,无法磨灭。

此刻,面对完全未知的一年,我内心满载欣喜。

祝愿所有的同仁们共勉,达到我们心中的精神彼岸,发现源自心底的纯粹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