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在杭州,我想我经历了职业生涯里很怪诞的一场工作。其实根本不是多么大的案子,却被搞的无比复杂,复杂到胜过10个小时的直播……唯一可以欣慰的是,工作在我可以掌控的范围内,还是顺顺当当的完成了,对于事后一票烂人事前无能又多嘴,争分夺秒去抢功的丑恶嘴脸,我和我的团队都毫无兴趣,就像我们从不告状一样。只是现在特别明白师傅的话:“小鬼难缠”,真是点题。

 
不过某种程度上,也有着无比的庆幸感。无论是几个月前我的书的发表会,还是我的专栏,在过去的一年和未来漫长岁月里,我真的是遇到了我心目中全浙江最好的媒体,有了对比,才知差距,生活在一个城市里的媒体人,原来可以是天壤之别的。

 
就在我絮絮叨叨的写下这个心情复杂的周末经历的凡此种种的当下,去看公路近几个礼拜来的博客,看她写带着小娟一路去巡演,与朋友们之间真诚的帮忙,细腻的情感往来,令人感动的瞬间,我就干啊,我就后悔啊,靠,就应该有选择,只与对的人生活和工作,让事情尽量简单,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谢谢松松,谢谢心远,谢谢Tracy,认识你们是最大收获。从此千里,我更加明白,什么叫做“所谓伊人,在水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