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风波

【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

 

108237日,44岁的苏东坡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第三年,出行遇雨而作《定风波》。

200510月,曾秋游黄州赤壁雪堂,22岁的我对这首词的意境尚半懂不懂。

直到2010314日,撑伞穿行在恩施梭布垭石林雾色蒙蒙的暗色青苔、柳枝嫩叶与早春桃花间时,忽然仿佛,方有所领悟此情此景的真意。

——恍惚如回到2007年雨中漫步青城山时一般。

苦笑,摇头,长叹一口气。

2年以来,缠绕纠结在心头的重重迷雾,终于拨开得见白日青天。

原来,自己患上的是“25岁后青春期焦虑综合症”……啊……

 

25岁是一个奇妙的年龄。
       既能向在校或刚刚毕业的社会新鲜人们感慨世道沧桑,也能向奔三或奔四的准中年大叔御姐们装清纯无辜活力张扬。

这样的年纪,尚不曾被现实与陈规完全吞没,还有勇气去叛逆与拼搏,还能留给爱与梦想一定的余力与空闲。
    但同时,它也代表着一个人
20多岁最蓬勃茁壮的青年时期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了一半,代表着对自己的人生道路、现实与理想已经有了初步而清醒的认知,代表着不能再以“新鲜人”、“孩子气”来逃避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代表着不能再假借“年少轻狂”的名义游戏人生。

在它之前,世界似乎充满了未知的道路可供青春去闯荡与冒险,在它之后,我们会意识到一个人的时间与精力终究是有限。

诚意正心,安身立命,必须开始认真拟定人生目标与规划,选择自己的道路,并一步步来实践它。

其实很多东西早在2008年年初就做出了决定,在给自己找了种种借口偷懒、拖拉、逃避、不靠谱了2年后,终于还是回到了原点。

 

2年时间的庸人自扰,将自己的身体与心理几乎逼到崩溃的极限。

看着镜中发质枯黄,面庞浮肿,双目无神,形容憔悴,身体发福如中年大婶般的陌生废柴,回顾过去那些天真幼稚、丝毫不顾及他人感受、自以为是到极点的心性与言行,以及造成的种种后果,心生惭愧又感慨万千,最终还是坦然处之。

就像一个朋友评价20多年前发生在天安门的那件事一般

“发生过后会被人笑骂作傻逼,但如果历史倒退回去,它仍然注定会发生。”

因为这就是青春,这就是成长,这就是我。

 

一个30多岁的姐姐跟我谈起自己打算一边工作存学费一边筹备出国修习儿童心理学。

“其实很多小孩子并不是弱智,并不是发育迟缓,而是沉溺在自己的内心世界无法与外界进行良好沟通。”

国内似乎已经有了类似的志愿者援助机构,我说,但专业的心理咨询仍然有极大空白需要填补,何况以你现在的年龄再出去学习,还要积累治疗经验……回国不会太晚了吗。

“哪怕学到50岁在回国也不迟啊,儿童心理学科研究领域的空白由我开始填补,不可以吗?”她反问。

我叹服,敢于追逐梦想的人,永远是年轻的。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就算现在学起英文记忆力大不如前,就算现在稍微晚睡熬夜一次就需要好几天才能恢复,就算现在的体力稍微爬几个小时山就似乎全身骨头快散架……但绝对不承认自己正逐渐老去,要通过规律的饮食作息、适度的锻炼与良好的心态来调整和恢复。

要相信自己还在风华正茂的25岁,并且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内,永远是25岁。

 

这是最坏的年岁,这是最好的年岁,这是杯具的冬天,这是希望的春天,我们面前凌乱不堪,我们面向一切可能。

image

PS:

向所有心怀愤懑的文青愤青们推荐一下《待业青年》这部显得有些稚嫩和矫情的纪录片,虽说我坚决不同意这样消极的逃避与妥协,但仍然是我们已逝或正在逝去的青春某个侧面的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