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我可能应该或许是真的老了。

很多朋友在刷梵高展,但我却没有一点点兴趣。

这是我高一开始就很喜欢的画家,在那个年代,我会花近80块钱去买2本关于他的书。

现在看来当时这笔钱花得十分值,那真的是两本好书,良心之作。

一本里面有大量的画作,色彩还原度也做得相当不错。

另一本则是详细的介绍生平,当时的书信手稿,弟弟对梵高的影响都有详述。

当时除了他之外,我并没有再了解过其他画家。

喜欢上美术课,喜欢听老师讲美术史和各个知名画家的故事,但想要深入了解的只有梵高。

从那时开始就把他当作是自己最喜欢的画家,我记得在一些日记里还写了很多肉麻的话。

和朴树一样,他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个青少年时期的偶像,理论上说,有梵高展我应当立刻去顶礼膜拜的。

可他妈的这是什么艺术展?我看到梵高的画被放大、投射之后,就觉得震惊了。

油画是可以这样去欣赏的吗?

配上点“高科技”,来点音乐,就敢收200的门票钱。另外还拉来许多不相干的赞助。

这也太没节操了,真的。

我发自内心鄙视这种办展方。但是看到大家这么high,也便不再会在朋友圈上多说什么。

大家也许就是丰富一下业余生活,看个梵高展和看草莓、看何以萧笙默的电影是一样的。

是我太较真了。

也许很快,整个世界都会按照我看不惯的样子去转动。

--------------------------

Z想要换房子,换到漕河泾,那里离他上班的地方很近,不用再走吴中路,离小猫看病的医院也很近。

我没有特别抵触这件事,如果换到那里能让他心情好起来,对我来说也是好事。

只是想着现在的房子,当初是如何一点点装修起来,心里是舍不得的。

Z说接下来看房子,就看地段是否便利,周围环境是否好,装修什么不必那么计较了。

可我喜欢现在的家的样子,阳光能充分的照射进来,墙和地板的颜色是我选的,还有木头而非大理石的窗台。

我就是讨厌家里有我不喜欢的颜色和材质。

对我来说这些很重要。但对Z来说,有更重要的因素。

三年多共同生活的时间,已经帮我磨平了不必要的敏感神经,我不会去想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没意义的问题。

也许明年此时,就会住在另一个家里了。

那个时候,我会梦见现在的房子吗?

就想现在我一直会梦见法华镇路的房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