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孙燕姿新专辑都没有时间完整欣赏一遍的日子。连整理发型都不能超过五分钟的日子。连带同喜出去逛都不能超过15分钟的日子。连干洗的衣服都取不会来的日子。连日志都无法更新的日子。连专栏文章都要被编辑催到怀疑人品的日子。没有办法尝试搭配只能穿西服衬衣的日子。

    大气的我一点也没抱怨,33岁的我甚至觉得这是必然要经过的一段日子。

    每个年纪都有自己要经历的人与事。今天这个年龄,或许不必再看他人的眼光生活,不必再处心积虑去获取任何机会而不敢松懈。但由于到了这个年龄,你会发觉,虽然很多事情不必在乎,但你也不想去破坏了。以前不想在乎他人的眼光是觉得不必活在他人的价值观里,现在在乎他人眼光,是不想让他们被自己的价值观影响。

   《半生为人》一天十几页的内容,并不是一气呵成,却也泪湿纸背。一切都在不停进行选择的今天,纯粹才显得如此珍贵。已经很久没有远远的注视风景了,一直低头看着眼前,连呐喊都没有回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