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印度的前一晚,我临时培训了一下麦朵同学怎么使相机,并塞给她一个红圈头,我已经做好了被弄丢的准备,结果她自己心虚了,拿了个狗头就上路了。

有时候在网上碰上她,她说相机很沉,天又很热,所以总是等到五六点钟太阳下山了才出去拍照。我告诉她那时的光线是最牛比的,一定要好好拍,结果两个多月后,她一共就带了两三百张回来,lomo则干脆没用过。她说印度人看她挂着一副350D就上来搭讪,问她是不是摄影爱好者,她一般就摇摇头,说I hate photography

不过粗略地浏览了一下麦朵同学的照片,还是很不错的,而且颇有我的风格,足见我们人生观之统一。虽然印度人民普遍比较上相,但是你还是能从照片中看出一个人的悟性。我再一次感慨摄影这玩意是天生的,所谓磨练技术都比不上纯粹的直觉,而这之中最重要的,是看你有一种怎样的人生观。

可惜麦朵同学好像缺乏对拍照的持久兴趣,这将使我们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失去很多乐趣。为了避免这一悲剧,我决定在博客上连载麦朵同学的照片,同时也考虑增设做菜栏目,欢迎诸位盆友前来捧场。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