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扬卖肉的,是网名,原名叫张军,居重庆,是我很多朋友的朋友。一个自由地下写作者。但是在我们这里,真有自由写作这回事吗?他虽然写得那么好,但没有几个人知道。当然这不全因为他是光头的缘故。去年和华秋在青岛游泳的时候我就发现,那些浮在水面上的,全都是垃圾,比如雪糕纸、方便袋、用过的卫生巾……    

谢谢风华,就这么着吧,我这辈子是决不会向任何一家官刊民刊投稿的,爱选不选,谁稀罕谁呀。此为其一。其二,从一开始我跟他们就不是一路的,我来自街上,我在乎的是美女、金钱、名牌、钻戒、毒品……当快乐而罪恶的交易史戛然而止时,我又重新回到家庭之中,我觉得这样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