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这周五北京市发改委要对燃气价格举行听证会了。

京华时报上周用头版头条报道了这个消息。闻此信息,上周六日,北京市内可寻的北京银行内人声鼎沸,络绎不绝。非自己采暖的爷们娘们感叹自己只能一次购买150个立方,但像我这样自己取暖的人们只能乐也乐不起来了。最高一次购气限额是1500个立方,按照目前1.9元/立方米计算,接近3000元又一次失踪了。

大家都熟悉了,其实每次听证会不过是个发布会,和新闻发布没什么两样。听证会搞成这个样子,悲也悲了,哀也哀了。但至少有一点得到提升,那就是大家的反应速度。我没统计过目前北京有多少同志们手中握有每次可购买高限1500个立方的燃气量,但是,在北京商业银行更名为北京银行后,在北京银行成为北京市购买燃气唯一指定银行后,骂大街的多了N倍。但这之中,北京市政府对北京银行的扶持力度真是他妈的一目了然了。

上次去买气,看到北京银行旁边的意见簿,我狠狠地破口大骂了一回。后来再去,就见不到留有我墨迹的那一页了。

北京市政府的力度是众所周知的,在我去上海两天后回到北京,有一则消息让我哑然。一个中新社的哥们告诉我,北京从2007年元旦开始取消月票,这个已经被无数人诟病过的传统,终于得以大白天下。据说,以后持一卡通坐车可享受四折优惠。面子上看大家好像都赚了,其实充其量算是个双赢的结果。根据上海的经验,如果全民手中持有一张一卡通,20元的押金,平均每人每次充值100元的话,可以想象,1300万北京市民,加上同等量级的住在北京的外地市民,一卡通公司手中每月滞留的资金规模足够开一家私有银行了,况且不用付一分钱利息,而且卡不设帐号密码,遗失后后果自负。但后来几天我并没有见到铺天盖地的报道,或许是因为我已经好久不看京城小报的缘故吧。

以前写过两篇一卡通的文章,其间看到过广州市民对发卡公司手中滞留下的资金的质疑,质疑声很是热烈。但在北京,恐怕没有哪家小报敢于采写此类的报道吧,对一个人而言,存上百把十元并不构成财务危机,但对一卡通公司,这个庞大有效的移动银行,正在背后数钱玩呢。

北京推广一卡通的历史可谓坎坷,从20万开始就没有了声音。今年政府的大力度推广,使北京市滞留人员多了一次就业机会。一度满大街都是售卡处,一度所有的京城小报都用特大篇幅报道一卡通的使用方法,一度京城所有小报的记者抓住身边的市民就问使用一卡通是否方便,一度京城所有的小报电视台纠住一个售卡窗口的小姑娘就问今天卖出了多少卡。而今,那个主管领导也懒得出来说目前已经售出500万张了。

燃气费要听证了,我又跑过去买了1000多个立方。简单计算一下,光这个冬天我就到北京银行存了6000块,而且没有一分钱的利息,这个不算,老子还要先去别的银行取款,然后在偏僻的角落里找到稀少的北京银行营业点,如果我不是正好在北京站上班,离家最近的营业点加上等待时间加上坐车时间来回要花4个小时,但之前跑5分钟到物业就能买到。你照顾了北京银行,谁来照顾老子的感受?

9月1号非民用燃气已经涨了一毛五,这次听证大家就不用有所期待了。涨价是一定的,不过是迟一天还是早一天降临。

一卡通银行的现金流,燃气费在北京银行的滞留资金,如此被某些人看中,难道是盖鸟巢缺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