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新华社热稿《“她不应该这么做……”——热比娅境内部分亲属采访实录》为例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为我国五毛事业忠贞奋斗的五毛党党员(我亲爱的为五毛而革命的斗士)     image        那些用口谴责刽子手拿刀杀人的,每天都在用手拿鞭子为刽子手辩护。                                             --透路社        为了提高广大五毛党党员的基本素质,增强五毛稿质量,本人特编撰此教案,希望致获青睐,以期深入五毛集中营为五毛党员进行培训。本人通过对五毛党党员总体素质的长期考察,以及对五毛党党员在现代化网络丛林中“单兵作战”或“组团怱悠”过程中经验教训的深刻总结,呕心沥血,终撰成此教案。本教案以新华社记者于2009年8月4日的采访稿《“她不应该这么做……”——热比娅境内部分亲属采访实录》(又名《热比娅境内部分亲属采访实录:"她不应该这么做……"》)为案例。该稿为文娴熟自然,以实地采访为依据,巧妙加工,深刻地反映了热比娅家族的内部矛盾,离间打击了敌人,并树立了我国政府光辉灿烂的形象,以及表达了民族“河蟹”的良好愿望,是五毛稿件的集大成者,可作为经典案例编入五毛党员的培训教材。当然,也有部分细节未处理周到,在本教案中也一一指出。本教案以五毛党党员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为提纲,并以《她》文为案例一一列举说明该项基本素质的重要性。     一、要大胆署名,更要大胆假设      我们看到,同一天新华网上的报道,不管是时事新闻性质的如“国家反恐部门在新疆成功破获5起暴力恐怖团伙案件”、“王乐泉:巩固稳控成果 确保经济社会目标任务全面完成”,还是专题报道性质的如“本网专访:新一轮地方政府机构改革全扫描”、“天灾还是责任事故?:内蒙古赤峰自来水污染事件调查”,都有“新华社记者***”样的署名,而《她》文不署名,只显示“新华社记者”字样,容易引起别人误解。作为一个标准的五毛党员,在组织考验的时候,都要勇敢地站出来,署上自己的姓名。我看见许多论坛上的五毛党员都用比较低级的马甲发言,有些马甲甚至只穿上几个简单的英文字母,显得衣衫单薄,这是与五毛党员的高贵身份不相符的。以后,遇到这样的情况,五毛党员应该勇敢地站出来,以凛然正气接受群众的检阅,尤其应该大胆地在文章或贴子后面署上自己的姓名(或有文字意义的马甲),以显示自己的坚定立场。    在署名时要大胆,在创作五毛稿时,遇到一些关键的事实情节,更要敢于假设。    仍以《她》文为例,其中一段写道:卡哈尔说:“妈妈在美国,有时候她打电话来的时候,我们会劝她不要干破坏民族团结、分裂国家的事情,但是她也不怎么听我们的话。”    我认为,卡哈尔的这句话语气不够坚决,我们应该在稿中将最后一句改为“但是她怎么也不听我们的话。”这样通过大胆假设,突出了卡哈尔等一般新疆维族百姓的纯洁,以对比热比娅等疆独分子的偏执和暴戾。     二、要见缝插针,不要弄巧成拙     《她》文显示了五毛党不是“帮忙”就是“帮闲”的积极角色扮演。这是符合我党利益的。虽然最近放松了对热比娅的批评论调,但是适时推出热儿女的维文道歉信及此篇报道,积极损毁疆独分子的形象,仍是十分必要的。所以,这篇《她》文见缝插针,值得表扬。   总体来讲,第一段关于长子卡哈尔的报道很打动人,并且除最后一段外基本没有什么破绽,第二段只要人们不知道茹仙古丽曾被软禁的事实也没有问题,尤其是其中的“我们的一个书记一个书记特别打电话问我,‘怎么样?没发生什么事情吧?’”,这一句话,既能让不明真相的群众感觉到温馨,又能让敌对分子不寒而栗,他们是知道我们的手段的,所以是绝妙的遣词造句。   但是通篇的报道充斥着热比娅子女的话语,显得有些弄巧成拙,必须要提出来批评。为什么要让热比娅子女发那么多言?因为新华社是我国的新闻喉舌(据说国内所有新闻单位都不能购买国外媒体的数据、资讯,惟有新华社垄断所有新闻来源),聪明点的人们很容易就想到这样的报道其实是做给热比娅看的,背后的政治企图一目了然。   因为一般的民众会不理解,为什么大量报道热比娅子女自称无辜的言论从而为其子女开脱。即使热比娅与“七·五”事件无关,或与事件有关但她的子女真的无辜,但是国内汉族人民由于同胞的受难而产生的情绪已经铺开。之前新华社也指称该事件为热比娅煽动,那么,民众自然恨屋及乌,对他的子女即使没有刻骨的仇恨,也自然不会喜欢的。现在又为什么要急急的要保护他们?中国的律法难道不能保护他们吗?难道王千源事件中王父母遭的难还会重演?其实大可不必,一般群众都会克制自己,即使不喜欢也不会去破坏人家的正常生活的嘛,除非我堂堂中华根本没有律法的尊严可言。   所以说,这样在报道中过多穿插敌对分子子女的言论必然是弄巧成拙。这是五毛党的通病,这是立即要改的。     三、要大胆创新,不要故伎重演     《她》文引用阿里木的话:“当时办案单位到我们公司查偷税问题,妈妈便从国外打电话让我们浇汽油自焚,挂牌到广场去游行。”   这个好像是当时惩治某气功邪会时用来栽赃的做法,现在照葫芦画瓢,原封照搬,用得有些生疏。虽然只是说说,似乎还是剑走偏锋了。应该没有人相信办个偷税漏税就非要要死要活地去自焚吧?一是虎毒不食子,二是让人不是质疑热比娅的智商就是质疑我们五毛党员的智商。因为母亲逃亡了,并且没有遵守对当时被打点官员的“君子协定”,那么,她和她的儿女们都会有受牵连的心理准备,不会这么脆弱,以致于要自焚吧?自焚对当时境遇的改善有任何帮助吗?在我国的文化语系中,这叫“自绝于人民”,纯属毁已利他行为而已,只有“头壳坏掉”的人才会使用这种“武器”。所以说,这种说法让人不是质疑热比娅的智商就是质疑我们五毛党员的智商。如果群众了解到热比娅在苏联解体期间积累了巨额的财富,那么,就没有人怀疑热比娅的智商了。虽然前面她把我国石首地区群众性事件的照片拿出来谴责新疆事件中我国政府的表现,但是人家之后也承认拿错了,而且以前疆独分子们都是这样做的,只是这次也有西方媒体关注了我国国民指认出的这一低级错误,她才惶惶然地出来认错罢了。这跟我国政府在大的公共事件发生时还要先出来辟一下谣,之后发现盖子捂不紧了才收回“辟谣说”的做法是一致的。所以显然的,这不能作为人家智商低的证据。所以说,自焚说不仅站不稳脚跟,反而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让人怀疑这篇文章的加工程度或对采访对象所做的手脚。   须不知,即使当年用自焚栽赃的首创案例,也使我党灰头土脸,黯然神伤。这时候再用此招,不光陈旧,用意恐怕还是扇我党耳光吧?居心叵测,难怪并不署名。   所以说,五毛党最高的境界是创新,最低的境界是抄袭,如果不知创新,招术总有用尽的时候。创新的源头是对我五毛党事业的高度忠诚和热忱,如果对所从事的事业没有热情,怎么能擦出创新的火花?     四、要善用资源,不要放弃任何机会     纽约时报网站(不用翻墙)报道,热比娅育有11个子女,其中5个在中国,5个在美国,1个在澳洲。而《她》文指出:“在卡哈尔13岁时,热比娅就抛下了6个年幼的孩子,与他的父亲离婚了。”这样看来,热比娅对与前夫所生的孩子的感情是淡的,虽然他与前夫的另一个孩子阿里木称“我是1999年以后兼任公司法人代表”(这点看来热比娅又仍照顾家人)。不管她对与前夫所生的孩子的感情如何,但是,我们总折腾人家留在国内的孩子,总是会惹来闲话的。如果我们能够争取到她在海外的孩子的支持,比如,让他们也写封维文信对新疆事件死者道歉什么的,不是更好么?去年的京奥不就得到很多海外华人的支持吗?把“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姑息王千源”的精神拿出来,将战场开辟到海外,让热比娅更亲密的人反对她,划清界限,把我们文革时代的宝贵遗产利用起来,不是更能打击敌人么?   所以说,要善用资源,要做就要做杀伤力最大的打击,这是对一个五毛党员提出的更高的要求。     五、要加强逻辑思维锻炼,不要被人鉴定脑残     五毛党的另一个通病是前后逻辑不连贯,经常出现漏洞让人无情打击,并被鉴定为脑残,这是我们五毛事业前进中的最大风险,解决之道只能是提高党员素质,加强逻辑思维锻炼,狠抓基本功,争取做到让敌人无懈可击。我听说我们招募到的许多五毛党员小学没有毕业,这是非常令人沉痛的,如果我们能将五毛党员的工资待遇提高,让他们成为六毛党员、七毛党员,我相信这种情况是会改善的。   仍然以《她》文为案例,以下是该文的一些逻辑思维不完善的地方,望广大五毛党员引以为戒:    破绽一:   《她》文中写道:2007年,阿里木因为偷税漏税700多万元被判刑入狱。谈及此,阿里木觉得很不值得:“我是1999年以后兼任公司法人代表,以前是我妈妈偷的税。我妈妈在经营的时候,我继父几乎天天打电话给我们,教唆我们不要给国家交税。   这段话明显地是在挑衅我人民共和国律法。1999年热比娅入狱,如果阿里木说的是对的(以前是我妈妈偷的税),那么为什么热比娅是以“向境外组织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入狱,如果当时法庭没有查清,为什么在2005年热比娅去美国保外就医前仍没有定罪,而在热比娅逃亡后的两年后才定罪?而且如果真如其所说,罪过是由其母亲犯下的,为何要由儿子承担罪责,难道我泱泱中华刑法如此落后,还停留在古代的子承父(母)过的时代吗?如果阿里木是在说谎,为什么一个囚犯的污蔑可以登上堂堂我国新闻喉舌的报纸?人民的报纸究竟是为囚徒服务的还是为人民服务的?    破绽二:   “要是没有发生‘7·5’事件,我、妹妹和舅舅家15个人准备到阿克苏去。”在阿克苏承包了40亩果园的卡哈尔遗憾地说,“我们准备去那休息。但因为这个事情(“7·5”事件)的原因,这些事情全部泡汤了。”   事实上,乌鲁木齐“7·5”事件的发生,并没有使茹仙古丽遭到周围人的歧视:“反而是我们的一个书记特别打电话问我,‘怎么样?没发生什么事情吧?’。”那一刻,接到电话的茹仙古丽“特别感动”。   以上两段话就有相互矛盾的地方,会让敌对分子抓到把柄。为什么卡哈尔一家因为“7·5”事件的原因不能到阿克苏去?即使阿克苏、和田等地区加强戒备,那也只是短暂的,为什么“这些事情全部泡汤了”?既然卡哈尔一家在“7·5”事件后的待遇如此,为什么热的女儿茹仙古丽又得到那么好的待遇,以至于“特别感动”?    破绽三:    他(阿里木)说:“我们公司成立到现在,完全是靠政府的帮助、国家的政策、银行的贷款。没有这些帮助,没有这些好的政策,能把热比娅大厦盖起来吗?热比娅走进监狱以后,政府还是帮助我,在公司的发展上帮助了我们很多。”    如果一家公司成长壮大完全是靠政府帮助、国家政策、银行贷款,如果热比娅家族企业的情形适用于所有国内企业,那么民营企业还怎么生存发展?当然,这是“囚徒”阿里木自己的逻辑颠倒。但是,如果他在这句话后面描述的是事实的话,事情就严重了。为什么热比娅走进监狱以后,政府还要帮助她的儿子阿里木?亲情再淡也血浓于水,不然阿里木做不了法定代理人。前面说了,热比娅入狱是以“向境外组织非法提供国家情报”定罪,那么政府就这么自信,相信她犯罪背后倚靠的经济背景就毫无瑕疵?偷税漏税很难查吗,要拖到2007年?如果真是那样,乌鲁木齐的公检法系统应该多向发达城市如深圳、北京的同志们学习(他们成功地以经济罪名起诉了喻华峰、许志永)。即使没有瑕疵或案子难查,政府也应该知道这样的犯罪分子不从经济上打倒便后患无穷,为什么还要帮助其家族企业继续发展?所以像这样的说辞,《她》文不应该采用。    综上,五毛党员为文一定要谨慎,尤其敌对分子或其亲属的说辞,不能随意引用,更要注意一些行文背后的逻辑,要让最细心的读者读完文后也只能朝正面联想,不给敌对分子以任何可乘之机。这是五毛党员尤其应当培养的基本素质,即逻辑思维性要强。
    六、要翻墙了解基本事实,不要任何地方都凭空想象     了解事实,再根据事实做出必要的修正与加工,对我党掌控舆论是极其有利的,也是我党掌控舆论的基本方法。但有时,这个度不好把握。五毛党员多从基层培养,如果让他们了解太多事实,极有可能会被“有害”思想侵蚀,站到人民对立面去。但是,我认为,不让五毛党员了解一些基本事实的做法给五毛事业带来的危害更大。两害相权取其轻,我们还是应该让五毛党员多了解事实,在事实与修正事实的螺旋上升状态中锻炼我们的队伍,从而让五毛党员所发表的帖文更具说服力,更能引导人民群众接受正面报道。   以Anti-CNN网为例。当年爱国志士们凭着“秃子打着灯笼去找癞子”的精神,以我国伟大的以独立、客观著称寰宇的媒体《环球时报》为范本,给予了西方某些持偏见媒体以无比沉痛的教训,给予了西方持偏见人士以无比深刻的教育。即使人家也一直在追求完全独立、客观的报道,但是有了中国的志士们助一臂之力,总是好的,有益的。但是,惟一有点尴尬的是,国内的爱国志士们往往还要越过墙去检阅BBC中文等国外网站的报道,这稍稍给志士们造成了一些不便,还须五毛党领导认真研究,对这些已被右派阵营鉴定脑残完毕并为我党鉴定忠诚卫士完毕的四月青年们创造条件,让他们不用翻墙,以更便捷更有效的方式完成五毛工程的艰巨任务。   回到《她》文案例。据维基中文的“热比娅·卡德尔”条目介绍:“热比娅·卡德尔出生于新疆阿勒泰市一户贫民家庭,1965年为家境所迫嫁往阿克苏市,接连生了六个孩子(现在其子女数为11名)”。前面我也曾指出,纽约时报报道,热比娅育有11个孩子。如果我们多看看别人的报道(不管是翻墙或是不翻墙),了解了这些信息,我们就不会在《她》文中指称阿里木为“热比娅的小儿子”了。因为即使国外报道不真实,或者国内的民众不知道这些报道,那么,文中既然报道阿里木称呼“我继父”,那么如果按照这篇报道的逻辑,接连的事实就是:热比娅再婚后没有再生育子女。这个显然经不起考验,即只要后来民众通过其他渠道相信了热比娅再婚后育有子女,那么通篇报道的真实性就待考了,因为这篇文章在新华网发表的时候导读部分“小儿子阿里木:妈妈教我‘浇汽油自焚’让我‘心很酸’”赫然在目,其他媒体如腾讯新闻直接以“热比娅小儿子采访实录:妈妈教我自焚让人心酸”为标题。你作为一个记者不可能连人家的儿子是第几个都搞不清楚吧?说出这般真实情况不至于会“泄露国家机密”吧?   综上,五毛党的基本素质一定要过硬,要翻墙了解事实、倾听对方说法,然后在一些事实上的基础上再对敌人进行打击,这样才更可信,也更有杀伤力。当然,我党也要尽量创造条件,争取让有条件的五毛聚居区实现不用翻墙,这样至少可以让一部分五毛党员成长起来,成为坚强斗士,比如饶谨及四月青年们就大有潜力,为可造之材,用时髦的说法,他们是潜力股。     七、加强中文基本功,提高五毛稿质量      五毛党员必须具备的一个基本素质就是要掌握好汉语言的基本功。我经常看到,我们的五毛党员被不怀好意的敌对分子发动人身攻击,说“中文不好”、“小学没毕业”等等。有些时候,我们的某些党员同志文字基本功不过硬确实授人以柄,希望广大同志们(尤其是小学没毕业的基层同志)上好夜校,补好功课,这样才能提高五毛稿质量,为五毛事业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仍以《她》文为例。该文最后一段写道:“7·5”事件不光给我们,而且给新疆和全国的老百姓造成了严重的损失。”买买提衷心希望各民族团结,生活“回到原来的状态”。    这段话明显地少了一个前引号,并且应将“7·5”中的双引号改成单引号。这看似只是简单的一个标点错误,但是对比前面的有一段是以另外一种方式用的标点,如“要是没有发生‘7·5’事件,我、妹妹和舅舅家15个人准备到阿克苏去。”这样的话,容易让人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联想,如这篇五毛稿是由几位五毛党员联合作业完成等等,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即使没有这些联想,作为我国新闻报社的脸面,发表这样的五毛文章尤当慎之又慎。    当然,写这篇文章的新华社记者(们)的中文基本功还是很扎实的,即使有此小纰漏,也不会被人称做“小学没毕业”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强烈建议将他们的待遇升到六毛的原因。因为最近物价飞涨,据袁柒同学爆料,一卷牌子为《中国不高兴》的厕纸已经卖到¥29.80,当当网上打完折还卖¥19.40。        以上是本教案全部内容,欢迎读者朋友们补充。当然,我国的五毛事业刚刚起步,五毛的培训工作也才渐次铺开,广大五毛党员所欠缺的基本素质还很多,不是一两套教案就能解决的。最根本的问题是这些党员同志脑袋都缺少一根弦,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我国的五毛事业便无法顺利前进。所以,我认为,应该对广大五毛党员启动“续弦工程”,以从根本上解决我国五毛事业面临的人材瓶颈。然后再启用本教案,以期标本兼治,最有效地推进五毛培训进程,从而推动我国五毛事业良好、健康、稳步向前发展。     注1:新华社记者即《她》文作者对本教案有突出贡献。 注2:五毛党的严格定义参见维基中文“五毛党”条目,此处采其广义解释。 注3:目前,维基中文未对“翻墙”或“翻墙软件”给出定义,希望相关专家予以补充。想了解相关词汇意义的请摇桨摆渡: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100597434.html     链接一:五毛党员--某新华网记者“单兵作战”的成功案例 链接二:五毛党员“组团怱悠”失败案例 链接三:维基中文“五毛党”条目(无翻墙经验者慎入)